墨爾本第二波疫情原因調查終於出爐,結論竟是“無人負責”

墨爾本第二波疫情原因調查終於出爐,結論竟是“無人負責”
351

昨天,花了570万澳元所进行的对维州新冠疫情隔离酒店的调查结果公布。结论恐怕如主导人——退休法官詹妮弗·科特(Jennifer Coate)所言,”可能令人震惊”。

维州隔离酒店调查主导人詹妮弗·科特(Jennifer Coate),图/ The Age

由于未能确定到底是谁做出了聘请私人保安公司的决定,因此,维州州长丹尼尔·安德鲁斯(Daniel Andrews)或其任何部长均不对此负责。

据悉,在维州二波疫情爆发过程中,超过90%的新冠感染病例与酒店隔离漏洞相关,继而引发了相关调查。

前后持续半年,调查过程中举办了多场公开听证会,96位证人出庭作证,共审阅超过7万份35万页与该计划相关的文档,并汇集成600页的最终报告……却得出了如此一个”没有结果”的结果。

那么,这样一场耗费人力财力的调查到底发现了什么?

调查的主要发现

谁该负责?

Coate找到了3月28日的一次国家控制中心(SCC)会议。会议明确表示,卫生和公共服务部(DHHS)为负责酒店隔离计划的管控机构,而就业、园区和地区部(DJPR)则是一个支持性机构。

同时,Coate也发现两个部门对于具体由谁负责酒店隔离计划存在争议。简单点讲,就是双方互踢皮球。

正是这一争议导致”酒店隔离计划运行方式存在重大问题”,并且”牵涉了调查比较大的精力和时间”。

时任卫生部长的珍妮·米卡科斯(Jenny Mikakos)和DHHS的常务副部长的凯姆·皮克(Kym Peake)均已在最终报告发布之前辞职。

前维州卫生部长珍妮·米卡科斯(Jenny Mikakos),图/AAP

维州州长丹尼尔·安德鲁斯(Daniel Andrews)曾经说过,如果她们中任何一人继续担任职务,他希望她们在调查报告发布后辞职。

雇佣私人保安公司的决策如何制定?

同样,有关酒店隔离计划中雇佣私人保安公司的决策,这项调查也曾花费了大量的时间,但是最终无法将决策归结于任何人。

Coate写道:”关于这一决策,没有任何个人或部门声称负责”。

Coate指出,当时维州警方首席专员格雷厄姆·阿什顿(Graham Ashton)曾经就隔离计划让警察提供安保服务进行过咨询,并表示首选私人保安履行这一职责,而警察则提供”后援”。

维州警方首席专员格雷厄姆·阿什顿(Graham Ashton),图/ABC News

Coate发现,当高级警务代表在3月27日国家控制中心会上表达这一观点时,”后者对与会代表具有明显的说服力”。

在未经充分讨论、没有异议和正式决策的情况下,DJPR着手开始与三家安保公司进行签约事项。

Coate发现,相关方”没有实际考虑”使用国防人员或警察来提供安保的选项可能会更好。

她说:”相反,由于早先提到的是私人安保而不是警察。于是,这就成为了一个已经确定的事情,在SCC会议上也成为了默认许可。”

保安采购流程不够严格

Coate发现,DJPR用于筛选安保公司的流程”不合适或不够严格”。

她说:”整个过程进行得很仓促,没有任何风险评估,由缺乏必要经验和知识的人员所主导,同时公共卫生监督或指导机制缺席。”

Coate指出,雇佣不在供应商名单上的Unified Security Group是导致酒店隔离计划失败的原因之一。

虽然事出紧急可以理解,但是无法充分解释为什么合同签成这样。

保安本应接受更多培训和监督

Coate指出,如果缺乏密切监测、以及”广泛和持续的培训”,保安就不适合在隔离计划中任职。

调查发现,整个计划并未充分考虑在传染病大环境下使用散乱工作人员可能带来的影响。在这种环境中,他们极有可能感染病毒,并对新冠疫情在社区中的传播产生持续影响。

墨尔本The Rydges on Swanston酒店是维州第二波疫情中90%的传染源,图/The Age

Coate说,由于缺乏工作保障、缺乏安全和工作场所权利方面的培训和知识,临时保安人员尤其处于弱势。

如果使用一支薪金丰厚、关注工作场所安全的员工队伍(例如维州警察局警察),二轮疫情爆发的可能性原本可以降至最低。并且,在发生任何感染性事件之后,也更容易进行联系追踪。

酒店隔离此前并非疫情计划一部分

Coate发现,虽然联邦和州政府都在今年之初曾意识到爆发疫情的可能性。但是,在制定相关应对计划时,强制性大规模隔离从来都不是这些计划的一部分。实际上,酒店隔离的概念被认为是”有问题的”。

这也意味着必须在短短36个小时内”从头开始”构思和实施酒店隔离计划。调查发现,这给建立该计划的部门和人员带来了”极大的压力”。

Coate在报告中写道:”在制定这样一个复杂且高风险的计划过程中,缺乏事先规划是最不令人满意的问题。

Coate表示,尽管无权审查联邦政府的措施,可鉴于联邦政府未曾规划实施一项强制性隔离计划,由此判定维州要对没有事先规划这一计划完全负责,”有失公允”。

提出了哪些建议?

除了上月发布中期报告中的69条建议以外,Coate还在最终报告中提出了12条建议。

其中一些建议与改善规划和准备相关,包括澄清各级政府和不同政府机构的角色和职责,并在增加与医学专业人士之间的互动。

此外,Coate也建议寻求法律咨询意见,以便对那些在隔离期之后拒绝检测的人实行强制性检测,确保在前往隔离设施(酒店等)时严格执行预防感染的措施,并确保运送返乡人士的公共汽车不用于向其他公众提供非隔离运输。

抗打击能力强 维州州长”毫发无损”

可以看到,尽管报告对谁负责并没有明确结论,但是的确突显了酒店隔离计划在建立和管理方面存在严重缺陷。

调查结果发现,在不到两天的时间里仓促建立酒店隔离计划是一个致命的错误。

同时,报告也指出,警察并不想要从事酒店隔离安保,继而为雇佣私人保安公司埋下隐患。

主导人Coate认为:”如果使用一支薪金丰厚、关注工作场所安全的员工队伍(例如维州警察),二轮疫情爆发的可能性原本可以降至最低。并且,在发生任何感染性事件之后,也更容易进行联系追踪。”

Andrews昨天(12月21日)承认,他”本应选择警察来从事这项工作”。

维州州长丹尼尔·安德鲁斯(Daniel Andrews),图/7News

进一步深究政府与警察之间的关系似乎没有太大意义,同时,参与该决策和酒店隔离管理的许多主要人员已经辞职。

接下来,州长表示致力于改革公共服务、明确职责、重新定义任责制。

在维州经历二波疫情最黑暗的日子里,Andrews常挂在嘴边的是,他对政府的决策负有最终责任。可在一个常规新闻发布会中,Andrews曾被问道:”问责制是什么样的?”当时,他并未正面回答这一问题。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所谓的问责制意味着继续维持任期。

Andrews昨天带有悔意地表示:”毫无疑问,我应负责。”

“我是维州的领导人。但是,如果说逃避挑战、放弃、这些都不是问责制,而是胆怯,而我并没有这么做。”

澳大利亚广播新闻网报道,在疫情期间,Andrews多了不少绰号——”TeflonDan”就是其中之一,即抗打击能力非常强。

隔离酒店报告的发布恰逢悉尼局部地区疫情复发。然而,根据此前澳大利亚总理的说法,新州是防疫的黄金标准。

Andrews不仅进行了道歉,并作出了承诺,事关2022年的选票。

维州工党政府希望通过这么做让选民记住,维州不是世界上唯一一个受到新冠疫情破坏的辖区,实际上也不是澳大利亚唯一违反隔离规定的城市。

根据上月发布的预算案,维州州长和他的团队的竞选战略是引领经济复苏。

调查报告局限性强 反对党缺乏”弹药”

有媒体认为,酒店隔离计划调查曾经在危机最严重的时期为Andrews提供了政治掩护,现在的最终报告则为政府提供了一些重要的改革建议,尤其是围绕计划监督的公共服务行为。

不过,这项调查存在严重的局限性,即没有探究联邦政府在隔离规定中所扮演的角色,以及截止日期紧迫。

调查听证会现场,图/AAP

同时,该调查报告也没有得出私人保安公司决策方式的相关结论。这可能和公共服务,或Andrews政府相关,甚至两者皆有可能。

就像Andrews希望的那样,这份在圣诞节前出炉的最终报告成功将一切与2021年”划清界限”。然而,它所带来的政治影响却不太可能就此结束。

社区中仍有很大一部分人对二波疫情造成的死亡和经济破坏感到愤怒。

死者家属伤心欲绝,对政府的不满将继续下去,并为Andrews的政绩蒙上严峻的阴影。他们会时刻提醒政府,维护公众安全是其职责。

据悉,一个名为”澳大利亚自营职业者(Self-Employed Australia)”的组织已写信给WorkSafe,敦促其就导致800多人死亡的失败向政府提起刑事诉讼。

前卫生部长珍妮·米卡科斯(Jenny Mikakos)也希望这一问题的调查不会就此结束。她曾呼吁将编辑过的电话记录公开。她争取”真相”的行动也不太可能停止。

而要求Andrews辞职的呼声依旧存在,不过维州政府对此基本上处于充耳不闻的态势。Coate的最终报告也没有构成任何打击。

但是,这些都可以为反对派提供”弹药”。

维州自由党领袖迈克尔·奥布赖恩(Michael O’Brien)昨日强调:”今年有801名维州人将无法出现在圣诞节餐桌旁。”

“州长耸耸肩后翻篇了,但那些人本应获得更好的对待。”

O’Brien不仅希望Andrews辞职,还希望皇家委员会介入这场危机。皇家委员会的想法最初由澳大利亚医学协会(AMA)提出,后者一直对整个新冠疫情的管理颇有微辞。

不过,O’Brien不太可能如愿。尽管他尽力想要Andrews负责,可获得的支持太少。

值得强调的是,本次的隔离酒店调查似乎有些”不痛不痒”,然而,它揭示出维州政府存在严重的管理失效问题。漏洞百出的酒店隔离计划可以说是一场灾难,维州为此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州长Andrews昨天表示,政府计划执行最终报告中的所有建议,希望真的可以做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ranslate »
You cannot copy content of this page
Social Media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