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俄羅斯是美國最大威脅,中國是最大競爭對手

拜登:俄羅斯是美國最大威脅,中國是最大競爭對手
353

中美俄三國的關係,在21世紀的今天,無時無刻都在影響着世界的格局。特朗普政府時期,採取極端化的單邊主義,對中俄兩國予以不斷的施壓,妄圖以此實現重返美國稱霸亞太地區的目的。

但2020年10月,還是美國民主黨候選人的拜登在接受哥倫比亞廣播公司採訪時聲稱:目前美國面臨的最大威脅是俄羅斯,最大的競爭對手是中國。

相比於特朗普時期對中俄兩家的「一視同仁」,拜登顯然是轉變了工作思路,那拜登所謂俄羅斯的威脅以及中國是競爭對手,又是何意?在拜登上台後,他又將會實施怎麼樣的外交戰略,世界格局又將會有什麼樣的走向?

拜登:俄羅斯是美國最大威脅,中國是最大競爭對手

一、「萬年不變」的北極熊威脅

俄羅斯一直是美國的心頭大患,不論是在蘇聯時期,還是俄羅斯時代,無論是葉利欽執政,還是普京執政,美國人一直沒放棄對俄羅斯的圍追堵截。對於美國而言,來自西伯利亞的北極熊,時刻都在對世界的燈塔國虎視眈眈,為何美國人對俄羅斯一直深惡痛絕?

首先是冷戰後遺症。冷戰時期的美蘇爭霸,為美國人遺留下了豐富的意識形態遺產。

拜登:俄羅斯是美國最大威脅,中國是最大競爭對手

為了能在意識形態領域徹底擊垮對方的世界觀、價值觀,美國人不遺餘力地為蘇聯塑造了全球威脅者的形象,並且得益於好萊塢的大肆宣傳,在20世紀七十至九十年代的美國人心目中,蘇聯就是邪惡國家的代表。

古斯塔夫曾經在他的著作《烏合之眾》里說過,「影響大眾想象力的,並不是事實本身,而是它擴散和傳播的辦法。」美國人拍攝了大量抹黑蘇聯的電影,出版了大量抨擊蘇聯體制的書籍,在國內製造恐怖氣氛,對與蘇聯有關的人進行調查,營造了談「蘇」色變的社會氛圍。

美國人正是通過媒體、書刊對意識形態加以控制,達到了向美國民眾擴散對蘇聯的敵對意識,蘇聯是否真如美國人所說的如此的邪惡已經不重要,作為執政當局的控制民眾意識的目的已經達到了,所謂真相就微不足道了。

就算蘇聯解體之後,在意識形態的不斷推動下,往後數代美國人依舊對繼承了蘇聯遺產的俄羅斯感到恐懼和擔憂。

拜登:俄羅斯是美國最大威脅,中國是最大競爭對手

二是俄羅斯具有侵略性。俄羅斯是一個非常典型的遊牧民族組成的國家,在歷史上俄羅斯人的擴張欲望非常之強烈,不管是近代還是現代,不管是沙俄還是蘇聯,這個國家對於周邊土地的吞噬也絲毫沒有放鬆。

不同於農業民族,由於沒有固定的土地耕作,為了生存,遊牧民族只能通過不停地遷徙來獲取現成的資源,這就導致遊牧民族對資源相當依賴,對土地的欲望更為強烈,這些刻在血統里的特性讓俄羅斯人同樣對資源和土地極其渴望

美國人對俄羅斯人的特質十分了解,正是基於這樣的了解,美國人才相當防備。

綜上兩個因素,反俄一直是美國社會的主基調,在美國的主流意識里,親近俄國,或是和俄國交往過密都會有叛國的嫌疑,同時,俄羅斯威脅論也是民主黨和共和黨達成的共識,兩黨都一直認為俄羅斯對美國造成不可估量的危險。

拜登:俄羅斯是美國最大威脅,中國是最大競爭對手

在特朗普時期,民主黨就不斷攻擊特朗普在俄羅斯問題上曖昧不清,甚至是有俄羅斯的資金資助了特朗普的選舉,這也成為了後續特朗普敗選的隱藏因素之一。

拜登自然在對待俄羅斯的問題上不能手軟,一方面,將俄羅斯視為敵人是美國人的傳統,這一點必須不能忘記。另一方面,俄羅斯確實在近年來,對美國的外交領域造成了較大的威脅。

拜登:俄羅斯是美國最大威脅,中國是最大競爭對手

首先是對美國軍事安全的威脅,據有消息稱,俄羅斯正打算在古巴和委瑞內拉部署軍事基地,此舉一旦落實,就等於將一把利劍頂在了美國的腰上,美國人反而被俄羅斯人來了一個反包圍,事實上,普京有這個膽量。

此外,俄羅斯多次對正在聯合軍演的美國軍方進行抵近偵察,這樣耀武揚威的舉動讓美國軍方感到大為光火。

其次是對美國盟友的威脅,作為打擊俄羅斯的急先鋒,北約這幾年對俄的行動都沒取得實質性的成功,甚至還稀里糊塗地被俄羅斯占了大便宜。趁北約和烏克蘭不備,俄羅斯把克里米亞半島收回了懷抱。

北約的東擴政策在俄羅斯這邊占不到便宜,反而被俄羅斯牽制着挪不開眼,為了防範俄羅斯對北約的威脅,北約成員國不得不花費更多的金錢、人力和精力部署在東歐,嚴重製約了北約在大西洋區域的軍事部署。

因此,拜登不得不把俄羅斯列為美國的最大威脅。

拜登:俄羅斯是美國最大威脅,中國是最大競爭對手

二、來自神秘東方的大國

美中關係一直都充滿了傳奇色彩,分分合合時有發生。1949年之後,美中關係也從分裂到親密,又到了現在的對峙。拜登就任後,在談及中美經貿關係時聲稱,中國是美國最嚴峻的競爭對手。如何去看待競爭對手這四個字:

應該意識到的是,競爭對手這個用詞比特朗普時期強調中美對抗而言,已經有了較大的緩和,對手強調的是競爭,對手可以共存,甚至可以在競爭的前提下,對某些領域進行合作,但敵人就具有威脅性,敵人就不存在共生關係。

從這段表述看,拜登認為,中美的競爭關係是存在的,這種競爭並非是要到你死我活的地步。

拜登:俄羅斯是美國最大威脅,中國是最大競爭對手

為何拜登認定中國是最大的競爭對手?原因有三個,首先是中國經濟實力的快速上升。中國現在已經成功躍居全球第二大經濟體,特別在中國推行亞投行等以來,中國的經濟影響力已經獲得了世界範圍內的認可。

本着合作共贏的姿態,也爭取到了較多國家的支持,這裡不乏美國盟友的參與,2020年12月30日,中歐領導人共同宣布完成中歐投資協定談判,該協定將會為歐洲和世界開展對華貿易合作提供了更多的機遇。

其二是中國科技產業的衝擊。儘管中國在核心技術領域和美國尚有較大差距,但是在一些前沿科技領域,中國已經實現了「跨步走」。

基於對美國等西方國家的技術壁壘的阻礙,近年來,中國一直大力研發前沿科技,爭取跳過現有的技術層次,直接往新一代技術發展,以破除技術壁壘帶來的不利影響,事實證明這一戰略確實取得較大的成功,中國在5G技術、人工智能和大數據領域已經是世界頂尖水平。

也正是感受到了中國在科技領域的衝擊,特朗普政府時期,美國對於中國上述技術不斷地進行攻擊和圍堵,甚至不惜利用西方媒體大肆宣傳5G技術的危害,美國人對中國科技的恐懼,正是出於自己無力控制的恐懼。

拜登:俄羅斯是美國最大威脅,中國是最大競爭對手

三是軍事領域的衝擊。如果說上世紀中美蜜月期,讓中國感悟到了軍事現代化的優越性,那麼海灣戰爭,則讓中國徹底醒悟並開始軍事現代化改革的進程。

此後,中國在發展軍事素能和軍事裝備上,動用了大量人力物力,特別是在彈道導彈方面成績有着突出的成效,2019年國慶大閱兵展示的東風17彈道導彈成為了美軍的噩夢。

中國的崛起,讓美國人看到了一個社會主義國家用實際行動演繹的成功,也讓美國人明白了競爭對手的可怕。

不同於1949年之前的中國,如今的中國依靠自身的發展已經重新回到了世界的主舞台,作為對手,也具有足夠的實力和美國競爭世界資源。而如何面對這個競爭對手,也在時刻考驗着拜登團隊的智慧。

拜登:俄羅斯是美國最大威脅,中國是最大競爭對手

三、對抗還是合作?拜登的外交之路

對於中美、美俄關係,是擺在拜登前面的一道難題。對俄羅斯,拜登選擇並不多,除了對抗之外,並沒有太好的選項:

一方面如果選擇和俄羅斯進行合作,那對於盟友來說就是致命打擊,這並不符合美國的利益標準,對於美國而言,控制歐洲的最好方式,就是利用北約來牽制歐洲各國。

而一旦和俄羅斯合作,就會讓俄羅斯空出更多的精力來打敗北約的東擴計劃,從而瓦解北約在東歐的利益,同時,美俄的合作也會進一步破壞美歐的盟友關係,使得歐洲和美國漸行漸遠。

不管是從美國根本利益出發,還是從拜登的重建盟友計劃來說,都違背了初衷。因此,對於俄羅斯,拜登很大程度上還是會選擇對抗政策。

拜登:俄羅斯是美國最大威脅,中國是最大競爭對手

對中國,拜登的選擇就比較多了。上世紀七十年代,為了拉攏中國共同抵制前蘇聯,中國和美國經歷一段前所未有的蜜月期。雖然拜登不會選擇再開啟一段中美蜜月期,但是為了共同利益,這一屆美國政府,很大程度還是會選擇「邊打擊邊拉攏」的對華政策。

一方面,是拜登對於中國市場以及中國經濟的需求,特朗普時期的中美貿易戰給美國企業造成了巨額的經濟損失。

不管是美企因為關稅而丟失的巨額訂單,還是因為相互制裁對美國國內製造業造成的打擊,再加上新冠疫情的影響,美企的損失已經讓美國各大財富巨頭叫苦不迭。如果再不改善同中國經貿領域的關係,勢必會對大部分美企造成嚴重的打擊。

而不同於美國,中國由於對疫情的有效控制,在經歷2020年上半年的陣痛期後,經濟形勢逐步好轉,國內市場的需求足以應對一段時間內因為外貿形勢走低而帶來的危機。

另一方面,中國的崛起確實又影響到了美國的切身利益。美國的大部分經濟利益是在亞太地區,太平洋航線是美國對外貿易的血脈,而中國的崛起勢必會影響到美國在太平洋地區的利益鏈,這讓美國人不得不想方設法消除中國的影響。

拜登:俄羅斯是美國最大威脅,中國是最大競爭對手

特朗普時期,對於中國在亞太地區的崛起是十分警惕的,不惜動用蓬佩奧煽動太平洋周邊國家對中國展開挑釁行動。

尤其令中國感到警惕的是,特朗普政府對越南的曖昧態度,歷史上中越關係十分微妙,上世紀的軍事衝突以及一直到現在都還衝突不斷的南海問題,讓美國人找到了在中國人家門口圍堵的落腳點。

同時,越南的逐步「西化」的改革,也讓美國人看到了利用越南的改革,開展顏色革命的可能性。拜登政府很大程度會利用越南以及南海問題,不斷牽制中國在亞太地區的發展,加上副總統哈里斯的印度裔身份,印度也會加入到圍堵中國的遊戲中來。

在打擊+拉攏的節奏下,拜登希望能既博得中國的好感,從中國身上獲得資源,又想打擊中國的成長之路,不斷壓縮中國發展空間。其最根本目的,就是要讓美國重新掌握世界秩序的控制權。

拜登:俄羅斯是美國最大威脅,中國是最大競爭對手

四、世界變革中的中美俄關係

不管拜登政府怎麼考慮,中美俄的關係已經走向了一個新的歷史起點。起點就意味着新的開始,也意味着新的關係。

特朗普時期對於俄羅斯的重點打擊,對於中國的圍追堵截,讓中俄的合作更加緊密。在整個東亞區域,中俄的親密合作,必將會對日韓兩個美國的盟友造成強有力的威脅。

俄羅斯在北方四島的態度,以及中國出台新海警法後加大對釣魚島區域的巡航,中俄兩國的舉動都對日本給予了重大打擊。韓國也由於國內經濟的下滑,失去了往日亞洲四小龍的雄風,在經濟發展上丟失了優勢。

拜登:俄羅斯是美國最大威脅,中國是最大競爭對手

中俄的合作,改變了東亞的格局,也改變了美國的自身形象。美國對亞太地區的控制力減弱,讓歐洲的美國盟友知道了美國的軟肋。近年來,歐盟選擇加強和中國的合作,也是美國和盟國關係逐步緊張所導致的。

經濟全球化趨勢下,中美俄三國,單憑一國之力無法改變和撬動整個世界局勢,三國之間的關係是相輔相成的。如今,中國所倡導的合作共贏的模式顯然更適合三國之間的發展。作為關係亞洲、歐洲以及北美三個區域的關鍵國家,為人類命運共同體而合作才是主旋律。

實際上,留給拜登的改變美國的時間不多了,畢竟收拾上一屆的爛攤子需要時間,重新布局也要時間,頂着70多歲的高齡,拜登改變美國之路還是任重道遠。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ranslate »
You cannot copy content of this page
Social Media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