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政客挑動南海沖突,東南亞國家“不想被騙進反華運動中”

美政客挑動南海沖突,東南亞國家“不想被騙進反華運動中”
491

【环球时报驻泰国、新加坡、印度尼西亚记者 黄晓娜 辛斌 徐伟 环球时报记者 白云怡 张继丹 丁雨晴】今年7月,美国资深亚洲问题专家傅高义接受《环球时报》记者专访时一语惊人——“很不幸,美中有发生武装冲突的可能性”。傅高义还特别提到,“如果南海发生一场很小的摩擦,就可能会很快升级”。这一论断并非空谈。由于美国实施对华全面遏制的策略,外界对这两个全球最大经济体爆发军事冲突的担忧一直存在,特别是在紧邻中国的东南亚地区。“大象打架,蚂蚁遭殃”“大象打架,草地遭殃”是该地区流行的俗语,他们深知一旦中美爆发冲突,东南亚将很难全身而退。

他们最担心南海发生战争

“虽然不排除爆发战争的可能,但相信双方的理智会防止事态朝这个方向发展。”10月29日,新加坡前外交部长杨荣文在一场对话会上就中美关系问题表示,双方有可能时不时在边缘地区出现小冲突。在他看来,中国的想法是,使用市场和经济手段好过出动炮舰和战机。中方无意像美国那样采取控制全球海洋的“马汉战略”,目前只高度关注台湾、南海,确保自己的生命线不受阻碍。

同一天,美国国务院重申美国务卿蓬佩奥7月发表的所谓声明,即宣称中国在南海许多主张“非法”,并表示“美国准备好采取坚定行动反抗中国欺凌”。这是就蓬佩奥访问越南进行的“说明”。在美国大选投票日前4天,蓬佩奥结束对东南亚多国的访问。访问期间,蓬佩奥一如既往,一再攻击中国。

美国挑衅中国,对东南亚来说不是好消息。正如新加坡《亚洲时报》10月上旬的一篇报道所称,东盟国家正在被美国胁迫以遏制中国,比如菲律宾和泰国等美国的盟友以及马来西亚、新加坡等美国的友好国家。“东盟必须意识到,帮助美国在情报战场上对付中国,只会将它们拉入战争鸿沟,且已经违背了东盟的中立立场。”《亚洲时报》称,一旦中美在东南亚区域爆发战争,东南亚国家很难全身而退。

香港《南华早报》10月30日的一篇评论文章称,从贸易到南海再到台湾海峡,中美两国正在全面对抗,中美之间的紧张局势已经达到数十年来的最高水平。有专家认为,随着美国加大对华压制,中美两军出现严重擦枪走火的可能性正在上升,如果没有合适的沟通渠道,很可能导致军事冲突。

这样的声音很多。而对东南亚国家来说,南海是中美最可能爆发冲突的地区之一,这也最令人担忧。“中美之间如果会发生战争,那么不一定是在舆论重点关注的台海,而更有可能是在南海。”《亚洲时报》的另一篇文章称,中国在南海的主要动机是自卫,而美国希望继续保持自己在南海的霸权,并在该区域建立符合美国需要的国际秩序。不过,文章称,相比于中国自上而下的坚定立场,美国对在南海和中国“对抗并冒战争危险”显得有些犹豫,因为美国需要得到东南亚盟国以及国内民众的支持,情况相对比较复杂。

美国“外交学者”网站10月中旬的一篇文章也分析称,相较强大的美日军事同盟,美国和菲律宾、泰国等东南亚盟友的关系并不算牢靠,且东盟内部意见很不统一,所以中美在东海冲突的可能性不大,反而是南海比较危险。

即便明年白宫换人,风险依旧存在。孟加拉国《每日星报》称,从美国现任和将来可能担任关键职务的政客的强硬发言不难看出,无论大选结果如何,美国都将陷入和中国不可逆转的摩擦旋涡。尽管东盟明确表示不希望介入中美之间的任何冲突,在中美可能的军事冲突中,南海显然会是主要战场。

泰国玛希隆大学中国与全球化亚洲研究系常务副主任元德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中美如果发生军事冲突的话,规模不会太大,双方都将通过展示各自军事实力和战斗意志来避免全面战争的爆发。元德说,中美直接冲突最有可能的引爆点会是南海,美国可能以维护“自由航行”为由,以军事手段强拆南海人工岛礁,从而触发直接军事冲突。台海局势虽然日趋紧张,但中国政府武力收复台湾的决心和为之所做的军事准备在很大程度上震慑了台湾当局。

在南海以外,元德认为最有可能的中美战争形式是代理人战争。“比如美国全面支持印度进而升级中印边境冲突,或者支持越南、菲律宾等与中国有领土争议的国家以扩大和中国的对立,乃至小规模军事冲突。”元德说。

“我们不想成为被踩扁的草地”

分析人士认为,在一场中美冲突中,无论喜欢与否,东南亚国家都很难独善其身。一些防务专家称,中美角力越激烈、大国意图越不确定,小国越是感受到采取对冲的迫切性,它们不想成为大国的棋子,更不想无端卷入大国冲突变成炮灰。

今年9月,马来西亚和菲律宾驻华大使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发出了类似信号,他们都对南海区域武装冲突风险增加感到担忧。马来西亚大使努西尔万表示,他可以很肯定地说,“我们并不把自己视为棋子”。“我们并不想成为美国或任何其他国家的属国”,菲律宾驻华大使罗马纳称,有一句老话叫“大象打架,被踩扁的却是草地”,“我们不想成为被踩扁的草地”。

10月20日,路透社一篇独家报道令人眼前一亮。报道援引数名印尼官员的话称,今年印尼曾多次拒绝美国P-8侦察机在印尼降落和加油。印尼外长蕾特诺表示,印尼不想在冲突中“选边”,并对两个超级大国日渐升高的紧张关系及南海地区的军事化感到震惊。印尼前驻美大使、前副外长迪诺·帕迪·贾拉尔则直言,美国“咄咄逼人的反华政策”让印尼和整个地区感到紧张,“我们不想被骗进一场反华运动中”。

此前数天,迪诺·帕迪·贾拉尔撰文称,美国的反华政策在东南亚没有得到积极响应,原因如下:疫情让东南亚国家无心关注美国遏制中国的战略;中国已承诺将新冠疫苗作为“全球公共产品”,而美国并没有;东南亚国家在经济上非常依赖中国,中国是该地区贸易、投资的主要参与者;东南亚国家对于美国借意识形态极力抨击中国不感兴趣;东盟作为一个整体一直持中立立场,且东盟内部对华态度并不统一。

实际上,今年下半年以来,东南亚领导人不断表达对中美对抗的担忧。在9月的第75届联大会议上,印尼总统佐科和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都担心东南亚国家将被拖入美中冲突中。“战争不会使任何人受益,”佐科说,“在废墟中庆祝胜利毫无意义。在一个正在沉没的世界成为最大经济强国毫无意义。”

杜特尔特也呼吁北京和华盛顿化解分歧。“升级紧张不会使任何人受益,”他说,“新的‘燃点’加剧担忧且往往将人们撕裂。鉴于对抗国家的规模和军事威力,如果(美中)‘口水战’恶化为一场真正的核武器与导弹战争,我们只能想象且将为人类生命和财产遭受的可怕损害而惊呆。”

“陷入困境的美中关系为亚洲的未来和新型国际关系格局提出了深远的问题,”今年6月,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为《外交》杂志撰文称,“包括新加坡在内的东南亚国家尤其感到担忧,因为它们处于各个大国利益的交汇点上……这两个大国之间的任何对峙,都不太可能像冷战时那样,在一个国家的和平崩溃中结束。”一个多月后,李显龙参加美国智库大西洋理事会的线上视频座谈会时再次表示,中美政治和经贸关系急剧恶化让其他国家紧张。

《澳大利亚人报》称,如今的中美两国显然比十年前更有可能发生冲突,人们可能认为亚洲正寻求从美国的大选中寻求慰藉,但两位总统候选人都承诺将对中国实行强硬政策,让亚洲国家政府意识到中美对抗不会随着一位新人入主白宫而消失。文章称,鲜有亚洲领导人享受特朗普政府的不可预测性。美防长埃斯珀推动在亚洲部署中程导弹,也引发美国在该地区盟友的担忧。

学者:寻求成为“和平调解人”

一位马来西亚学者5日对《环球时报》记者坦言,目前东南亚国家没有多少心思去听美国不断重复“中国威胁论”,国内问题已经让他们苦不堪言。泰国学者元德表示,大多数东南亚国家不愿意卷入中美冲突,因为各国都面临疫情防控、经济倒退、社会不稳定等困境,各国更希望有一个和平的外部环境以专注于解决国内问题。

这并不是美国所期望的。据卡塔尔半岛电视台网站11月1日报道,从2017年5月到2020年7月,美国海军在南海进行了24次“自由航行”,正是在这个7月,美国改变其在南海事务上“表面中立”的立场,宣称中国在南海许多主张“非法”。美国的用意就是希望搅动地区局势,迫使一些东南亚国家充当美国对抗中国的“棋子”。

但即便是10月底蓬佩奥亚洲行突然加入越南一站,并称“(美越)伙伴关系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牢固”,结果也难如其意。“美国之音”11月2日称,一些分析人士认为,越南只是在用“重度对冲”战略,并没有选择“一边倒”倒向美国。文章提到,美国希望租用越南的金兰湾军事基地,但越南还没有答应。7月蓬佩奥就南海问题发表声明后,越南并没有欢呼雀跃,相反略显暧昧,越南甚至没有提美国的名字。

美国《洛杉矶时报》曾分析说,美国就南海问题表达更强硬的立场,显示出华盛顿在试图对中国形成压力时面临的一个核心挑战:虽然较弱的亚洲国家面对强势的中国可能会有担忧,但没有一个国家希望被拖入两个大国间日益激烈的公开对抗。马来西亚马来亚大学中国研究所所长饶兆斌说,马来西亚非常担心美国的目的,“建立一个对抗中国的大联盟不是马来西亚想要的政策”。

马来西亚前国防部副部长刘镇东8月底表示,这几年东南亚精英的立场越来越趋同,他相信,所有东盟国家都不会想“选边”。刘镇东说,军事方面,美国军舰在新加坡补给,两国安全合作紧密;泰国、柬埔寨则是和中国合作;马来西亚和美国军事合作少,主要是经贸往来。刘镇东说,东南亚不会希望任何世界主要战争发生在本区域,特别是南海问题。

有评论称,在东南亚,泰国有“平衡外交”的传统,菲律宾杜特尔特政府相对比较“民粹”,马来西亚和越南不愿意陷入中美之间的区域冲突,印尼同样是该地区最不愿选边站队的国家之一。一位印尼学者在同《环球时报》记者交流中美竞争话题时说,不断发展强大的中国已经成为当今世界任何一方都无法忽视的重要存在,在中美大国对抗背景下,印尼最为明智的选择就是保持中立,站队做法带来的负面影响远不是印尼能够承受的。

这位学者表示,印尼不希望看到中美发生更加激烈的冲突,同时认为两国不会直接发生军事冲突。原因在于,中美在经贸、科技和人文等领域展开的较量都属于“发展的较量”,而一旦发生军事冲突,则必然导致两败俱伤。因此,他希望中美两国能够在相互竞争中寻找到平衡。

“如果特朗普成功连任,他可能会尝试以更具侵略性或不负责任的方式采取军事行动,美军在南海的存在也会增强,”《菲律宾星报》专栏作家李天荣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如果拜登获胜,中美在南海的紧张局势也可能进一步激化,因为他会延续奥巴马时代的‘重返亚太’战略,南海不可避免地会成为美军未来的部署重点。”

在李天荣看来,中美军事冲突大概率会因双方海军或空军擦枪走火发生意外而爆发,且以局部小规模冲突为主。为对抗中国,美国在亚太地区会更加依赖其盟友日本和澳大利亚。中美一旦发生军事冲突或战争,泰国、菲律宾、新加坡等东盟主要经济体肯定会受到十分不利的影响。东盟国家应该会保持中立,并将寻求成为这两个超级大国之间的“和平调解人”。

责编:耿佩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You cannot copy content of this page
Social Media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