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次金融戰,美國很可能在這幾處同時下手,我們正準備全面應戰

下一次金融戰,美國很可能在這幾處同時下手,我們正準備全面應戰
425

​​2015年,在很多人的浑然不觉中,我们经历了一次美国在全世界发动的金融收割之战,这个过程如果简单地描述,就是在2014年美国率先实施了新一轮QE之后,带动世界主要经济体都得跟着宽松,但美联储却开始营造紧缩预期,一边是带头放水,一边又趁别人放水时放风准备紧缩,这样的结果下,美元指数从2014年的80附近,快速拉升,到2015年初的时候突破了100,其他货币兑美元纷纷走弱。

同期只有人民币始终紧跟美元,保持相对坚挺,当时很多人认为人民币这么强,跟着美元在山顶站岗,如果最后贬值,很可能将成为最后的买单人。在风雨飘摇之际,很多人大肆唱空我们,还号召普通人去挤兑美元,还有港商带头大量集中抛售内地物业,那一年我们的外汇储备大幅下降,A股市场遭遇了一场罕见暴跌引发的股灾,但是我们最终挺住了这一次攻击。

下一次金融战,美国很可能在这几处同时下手,我们正准备全面应战下一次金融战,美国很可能在这几处同时下手,我们正准备全面应战

在美联储于2015年年底正式宣布加息后,美元的回流达到了一个高潮,我们的外汇储备减少在当年12月创了月度降低的历史纪录,但伴随着美国金融战正式号角吹响的,却是美元收割财富失败的钟声,美元回流的大潮结束之后,我们的外汇储备在2016年最终企稳,到目前为止始终都保持在3万亿美元以上的规模。

这应该说是美国近几十年以来,酝酿时间最久,准备规模最大,却遭遇的第一次金融战财富收割失败,而众所周知,金融战是美国的强项,世界各国基本上无人可敌,我们其实也只是勉强保护住了自己的财富,这对于美国来说,不仅是奇耻大辱,还性命攸关,因为2008年次贷危机的窟窿越滚越大,他们急需外部输血续命。这之后,在这两种情绪的叠加下,我们可以看到美国的精英阶层,体现出了既恼羞成怒,又气急败坏的真面目。

那么美国在无处下口之后,是否真的就放弃收割财富的打算了呢?

不到黄河不死心

对于美国来说,现在的国力衰退只是表象,更关键的是整个国家制造财富的能力在下降。美国过去有两手:一手是科技,保持高度的竞争力,维持事实上的全球垄断地位,获取超额利润,这是创造财富的手段;另一手是金融,配合全球第一的军事实力,建立金融游戏规则,别人是敢怒不敢言,这是收割财富的手段。

制造财富和收割财富之间,至少表面上看起来,还有很大的区别,通过高科技的垄断地位,主导全球产业链分工和利润分配,这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而通过金融战搞剪羊毛,事实上就是巧取豪夺,受害者虽然嘴上不说,心里岂能不恨,只是大家都没这个能力对抗而已。

这样的世界规则,在美国主导下,可以说是通过科技垄断薅了一遍羊毛,剩下的漏网之鱼,又隔段时间搞金融战再收割一遍,全世界谁能富谁受穷,就得美国说了算。但现在的情况呢,是几十年以来,美国这么来回收割,好像人类这点财富都不能满足他们那少部分精英的欲望了。尤其是美国在制造财富这一侧,正在快速退化。

过去全世界,能生产大飞机的国家,只需要一只手就可以数的过来,但真正能占领全球商业航空市场的,只有美国的波音和法国的空客。但是波音的丑闻现在全世界都知道了,一开始是波音737MAX出现了两次空难,波音说是这个机型软件有问题,后来爆出来是设计有问题,但是设计有问题又怎么会通过层层监管还实现量产的呢?后来发现美国的联邦航空局在监管上早就已经形同虚设,并且还和波音一起造假,波音更是在生产工艺上偷工减料。

这可都是人命关天的事,生产的不负责,监管的敷衍了事,这要是在其他任何一个国家,在国际航空市场这么高占有率的产品,出现这样的丑闻,美国必定第一个跳出来把它罚到倾家荡产,但偏偏是美国自己的企业,那也只能罚酒三杯完事。到现在全球的几百架波音737MAX还在停飞。

下一次金融战,美国很可能在这几处同时下手,我们正准备全面应战下一次金融战,美国很可能在这几处同时下手,我们正准备全面应战

通过金融收割财富,来钱又多又快,而搞科技制造又费力又麻烦,时间一长资源自然就逐步向金融市场集中了,现在美国制造财富能力已经严重退化,波音飞机的表现不过是冰山一角而已,看看现在的美国,在5G通信,互联网应用这些方面,一竞争不过就搞制裁,搞美国陷阱套路竞争对手,既不能实现垄断地位攫取超额利润,又不能坦然面对竞争。

那你说在这样的情况下,面对国内巨大的财务亏空,美国会放弃自己最拿手的金融战手段吗?所以认清了这个问题,我们接下来要搞清楚的,就不是美国会不会再次发动金融战来收割财富,而是他们会怎么进行,我们要怎么办?

金融风险在系统之外

实事求是的讲,在军事战争上,第一岛链内我们占据天时地利人和的压倒性优势。但是在金融战领域,这是一个边界模糊,攻守无形的非传统战争形态,而且我们的实力确实不如对手,那处于弱势的一方,我们要怎么办呢?

孙子兵法说:不可胜在己,可胜在敌。不可胜者,守也;可胜者,攻也。守则不足,攻则有余。这意思是说要做到不可被战胜,完全在于自己的防守,但完全的被动防守,肯定会陷于处处被动,所以我们应该主动防守。这在金融战领域,对我们而言,孙子兵法的智慧依然大有用处。

如果未来再次遭遇金融战,相对于对手,我们还有哪些薄弱环节?

从目前的形势来看,我们在金融领域相对来说是处于弱势地位的,这是由于当前的国际金融体系,都是由美国主导建立起来的,基本上美元的发行,流通和结算都是完完全全掌握在美国手里,这也正是美国擅长并热衷于金融战的主要原因。

可以说发生金融战,我们最主要的还是要进行主动防御,基于目前的国际环境,我们的主动防御要如何进行呢?我觉得最关键的是在金融系统内部降低风险。一般来说金融系统内部最主要的就是银行,保险,和证券市场。

下一次金融战,美国很可能在这几处同时下手,我们正准备全面应战下一次金融战,美国很可能在这几处同时下手,我们正准备全面应战

首先,我们的证券市场,目前风险是比较低的,在未来只要不炒什么疯牛市,基本上应该都没有太大的风险,而且相对于我们的经济发展水平,和世界其他主要资本市场的估值水平而言,我们的证券市场估值还偏低。此外在证券期货债券等交易监管上,我们在2015年以后,通过技术手段进行了极大的加强,目前的开户基本上都是穿透到最后的自然人,在交易方面,已经实现大数据应用的实时监控,如果是在我们的主场,资本市场风险基本可控。

其次是保险领域,我们的保险行业在过去主要是参与了很多保险以外的其他业务,这些金融业务脱离了银保监会监管,但是过去几年,通过自上而下的排查,应该是排除了很多风险隐患,在纯粹的保险领域基本上没有问题,银保监会合并后,表外业务的清理应该是也做了很多工作,有薄弱环节,但是问题不大。

最后就是银行了,过去西方国家的金融危机,往往都是因为银行破产倒闭引发的连锁反应,所以银行往往是金融战的重中之重,通常情况下,像我们以国有大行为主体,是不太容易引发大的问题的,但是不少小的农商行,城商行,民企银行,往往问题比较多,这是这几年的重点清查对象。

如果从外部直接攻击国内的银行系统,那困难是很大的。实际上在某种意义上而言,一国的主要银行,就是一个国家央行的分支机构,而如果这个国家的货币与美元挂钩,那么该国的央行,在货币政策的决策上,就很容易成为美联储的分行。这就是现在日韩欧洲央行的现状,而我们在2015年以后,决定使人民币与美元脱钩,而采用一篮子货币政策,现在的情况是我们的货币政策实现了自主可控的调节,那么这就意味着,如果美国来攻击中国的银行系统,就相当于是在中国的主场来攻击央行,而央行有自主的人民币发行权,这是美国人不可能采用的进攻路线。

所以如果美国要发动金融战,就只能通过银行系统之外,通过风险传导来实现定向突破。

风险如何从外部传导到银行系统

如果从金融战的角度来说,从外部传导,一般就是两种方式,鼓动企业集中兑换美元流出,这一点上我们的准备比较充分,有资本管制和庞大的外汇储备,另一种是利用美元债制造危机,我们国内不少房地产企业,因为前些年国际市场美元利率低,所以在外面借了大量的美元债,尤其是在港股和美股市场上市的企业,这样很容易遭遇股债联动做空。

下一次金融战,美国很可能在这几处同时下手,我们正准备全面应战下一次金融战,美国很可能在这几处同时下手,我们正准备全面应战

我们的美元企业债规模可能在2万亿美元左右,如果其中一部分遭遇到美国评级机构下调评级,然后港股或者美股出现做空,债券抛售,有可能对企业经营形成重大影响,最坏的情况下,是会出现一批大的企业破产,进而会影响他们的国内债务,一旦大规模形成坏账,就会传导到银行系统。

所以未来我们如果再次遭遇金融战,薄弱环节可能就在于重资本行业的企业,尤其是在美股和港股上市的企业。而他们中,最危险的当然就是房地产企业。房地产企业的问题是他们牵涉面很广,会影响到国内的整个房地产市场,这是数百万亿规模的市场,是我们国家的金融与财务的根基所系,这里是不容有任何闪失的。那么我们如果着眼未来的金融战,从主动防御,降风险的角度考虑,要怎么提前处理这些问题呢?

正好最近出了一个鲜活的案例,前几天国内就有房地产企业就遭遇了一次风波,资本市场对此做出的一系列反应,正好是我们的一个观察窗口。这个过程中,首先是美国评级机构标普,将企业的评级下调,从“B +/稳定”调整为“B +/负面”,这就是千里送刺刀,礼轻情意重。

随后企业发行的存续债大跌,最高跌幅已达20%,盘中一度临时停牌。再就是港股的相关股票当天大幅低开,成交放出天量。如果企业在这次风波中有任何闪失,我们就可以通过这次事件看到一次从金融市场传导到实体企业,再由企业债务传导到金融系统的完整过程。

当然现在完全不具备出现系统性风险事件的可能,但是我们要警惕这种风险传导过程所带来的影响,我们可以看到,国内企业有三种风险敞口。

第一,是美元债,我们有很多企业在国际市场借了不少美元债,这些债务的债权方都是国际资本,这里面是有风险点存在的,因为具体的借贷条款不一样,很多债务是给债权方有一定的处置权,如果出现要求提前兑付,或以条款权限中止,这都是风险点。此外美国的利率政策调整,也会带来影响,如果有企业进行利率对冲,可能还会有衍生品的风险敞口。

第二,是评级。目前国际主流评级机构,以美国的三大评级机构为主,分别是标普,惠誉和穆迪。这些机构既然在美国,当然会有立场的问题,事实上,在2008年金融危机中,这三大评级机构都有评级丑闻,他们的公正和权威性是很可疑的,但是他们的评级会直接影响企业发行债券的利率定价水平,进而决定企业的债务成本。

下一次金融战,美国很可能在这几处同时下手,我们正准备全面应战下一次金融战,美国很可能在这几处同时下手,我们正准备全面应战

第三,是股市。我们有不少企业在美国和香港上市,这两处市场,尤其是美股并不在我们的监管之下,之前已经有消息说美国的监管机构会对中国的上市企业加强监管,如有违规将可能采取直接退市的措施。如果国外金融机构联合监管机构,利用评级机构的评级下调,制造影响,然后就会出现股票和债券同时被抛售的情况。

我们目前有不少企业有这三个风险敞口,他们一两家有点什么问题其实对整个金融系统影响不大,但是如果集中遭遇狙击,则会形成比较大的冲击。因为他们从外部融资,但是经营在国内,所处产业链的上下游,和金融贷款都是在国内,可以说是风险主要集中在国内。这一块是美国过去传统的金融战中没有使用的手段,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未来不会使用

未来的世界,动荡之下,金融领域的挑战还很大,这为企业敲响了警钟,要尽可能降低风险,将风险管理视为企业经营的重中之重,才能行稳致远。当然我们肯定不可能依靠企业的自觉,毕竟他们都是追求利益最大化,风险总是有意无意会被忽略。

所以,现在国家已经出手了。

主动防御:君子不立危墙之下

在我们这边,最近几年一直在做的事,都有一个核心指导思想,那就是降风险,从供给侧改革,到精准扶贫,都是把不同领域不同行业不同系统的风险及早进行处置和降低。现在来看,最受大家诟病的就是房地产了,房地产作为行业之母,目前可能是我们各行各业之中,相对风险比较集中的,就是房地产行业了。

在今年8月16日,银保监会主席,央行党委书记,郭树清专门在《求是》杂志上,发表了一篇文章:《坚定不移打好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攻坚战》,开篇就讲了“党的十九大提出,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必须打赢三大攻坚战,其中一项重要内容是防范化解重大风险。”而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的重点是防控金融风险。

在这篇文章里,就重点介绍了要怎么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分别是针对银行,保险和证券市场,以及其他重点领域有多项重要的降风险举措。然后也重点提到了房地产泡沫风险:“房地产泡沫是威胁金融安全的最大‘灰犀牛’。

近年来,各地区各部门根据“房住不炒”和“一城一策”精神,优化金融资源配置,严防资金违规流入房地产市场。2019年与2016年相比,房地产贷款增速下降12个百分点,新增房地产贷款占全部新增贷款的比重下降10个百分点。既满足房地产行业平稳发展的正常需要,又避免因资金过度集中出现更大风险。

随后,《经济参考报》首次披露了关于房地产企业的融资新规的三道红线:1、剔除预收款后的资产负债率大于70%;2、净负债率大于100%;3、现金短债比小于1倍。

下一次金融战,美国很可能在这几处同时下手,我们正准备全面应战下一次金融战,美国很可能在这几处同时下手,我们正准备全面应战

其实这些具体的规定,其核心就是要降低房地产企业的经营风险,而他们的风险,首先就是现金流的风险,这又跟他们的债务规模直接相关,所以控制债务风险,尤其是涉及美股,港股上市企业的美元债风险,就是重中之重。除此之外,针对房地产企业,内地资本市场已经有很多年没有相关企业上市了,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要防止房地产企业的风险向资本市场转移

今年在疫情的冲击下,我们为什么在美欧日三大央行放水的时候坚决不跟随,同时一直在推动国内各个领域内降低风险,就是在进行主动防御,为了降低未来的金融冲击风险。

今年是美国大选之年,又有疫情的影响,他们实际还腾不出手来做这样的事,但是相关准备肯定已经在紧锣密鼓的进行,前提是美股最终企稳之后,美国的内部风险一定需要找一个出口,而且他们始终在找机会想收割我们的财富,觊觎我们几十年积累下来的巨额财富,是他们不加掩饰的冲动,因为当今世界,只有我们这么大的财富体量,才足以弥补美国当前所面临的巨大亏空,否则美国的债务危机将不可避免的到来。

最后

最近有很多人给我留言,有两种声音比较多,一种是忧心忡忡的,尤其是对于金融业的对外开放上,关于这一点其实我们大可不必担心,因为金融业的开放,我们实际要关注的核心,是人民币项下的资本管制是否开放,这是外面发起金融冲击最主要的防火墙之一。而相关的金融服务业开放,都是在国内开展业务,受国内监管,要想搞什么破坏,难度是很大的。

另一种声音是关于国际规则的,认为我们破坏了现存的国际规则。我想但凡是个正常人,也能看出来最近几年谁才是国际规则最大的破坏者,其次,咱们也得问一问,这个国际规则到底是个什么玩意?为什么有利于美国的就必须保留,不利于美国的他就可以肆意践踏,说来说去所谓的国际规则是美国主导全球利益分配的一块遮羞布,符合其利益最大化则留,不符合就改,这是什么国际规则?这就是强盗逻辑。

下一次金融战,美国很可能在这几处同时下手,我们正准备全面应战下一次金融战,美国很可能在这几处同时下手,我们正准备全面应战

中国人历史上最不服的就是: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在资本主义社会,资本家可以世代站在食物链顶端,他们现在要把这一套复制到我们头上来,可能是想太多了,咱们几千年前就不容许有这种事发生,这都什么时代了,还想跟我们玩这一套,这帮人表面的文明之下,依然是原始社会那一套吃人的丛林法则,早该被人类文明进程丢进历史的垃圾堆里了。

很多人还想说国际规则是什么,其实最本质的就是利益的分配,这里面跟利益分配高度相关的就是金融类的国际规则,而打开来看那就是赤裸裸的剥削与盗抢,这里面没有一丝丝的文明,全是血腥与贪婪。

我们在现有规则之下,保护自己的财富,捍卫自己发展的权力,这不是对国际规则的破坏,是为所有发展中国家做出了一个榜样,做一个成功的突围者,突破的不是国际规则,而是美国主导下的国际围堵。现在我们降低金融风险,坚持房住不炒,就是把自己立于不败之地,任它风吹浪打,金融战动于九天之上,我自岿然不动,主动防御藏于九地之下,时间一到,敌自不战而溃。

毕竟,时间站在我们这边。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ranslate »
You cannot copy content of this page
Social Media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