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首相長子“宴請”風波發酵,網友稱“這個國家腐敗透頂”,菅義偉支持率再創新低

日本首相長子“宴請”風波發酵,網友稱“這個國家腐敗透頂”,菅義偉支持率再創新低
247

“因为我的长子、涉事官员违反了《国家公务员伦理法》,我就此由衷道歉。”2月22日,日本首相菅义伟在国会鞠躬致歉。

近一个月来,这已是菅义伟第四次公开道歉了。由于他的长子菅正刚涉嫌在去年违规宴请多名总务省官僚,被媒体曝光后在日本社会引发轩然大波。

2月26日,涉事的日本东北新社公司宣布,因总务省接待问题,社长二宫清隆引咎辞职。菅正刚也从该公司媒体事业部部长的职位上被调离,并给予相应处分。总务省更有11名官员因此事受到处罚。

早在安倍政权时期,其夫人安倍昭惠就经常用超乎想象的言行“坑老公”,如今登场的菅公子也因“坑爹”而扬名全国。执政的自民党内部有声音称,这一丑闻或比安倍时期的森友学园问题更为严重。

日本首相长子“宴请”风波发酵,网友称“这个国家腐败透顶”,菅义伟支持率再创新低

安倍与菅义伟

连日来,菅义伟没少在国会上回应各种质询。他戴着口罩不断鞠躬致歉的身影,与五个月前问鼎首相宝座时举起双手致谢的样子,有着天壤之别。对一直以“打破世袭”为卖点的菅义伟来说,长子的丑闻势必给其带来恶劣影响。

“坑爹”的菅公子陷入“宴请”风波

这一切,缘于日本《周刊文春》2月3日发表的一篇重磅报道。文章爆料称,2020年10月至12月间,东北新社社长二宫清隆等人在东京的多家高级餐厅宴请了总务省的四名高级官员。

日本首相长子“宴请”风波发酵,网友称“这个国家腐败透顶”,菅义伟支持率再创新低

《周刊文春》2月3日刊登一篇题为《菅首相的长子违法接待总务省干部》的调查文章。

东北新社不仅承担了数万日元的餐费,还赠送了巧克力、出租车劵等礼物。这四名官员分别是总务省信息流通行政局长秋本芳德、副局长汤本博信、主管政策协调的副大臣谷胁康彦和吉田真人。

陪同二宫清隆一同接待的人,包括菅义伟的长子、该公司媒体事业部部长菅正刚。在此之前,他的两份工作都是靠“拼爹”得来的。

日本首相长子“宴请”风波发酵,网友称“这个国家腐败透顶”,菅义伟支持率再创新低

菅正刚

现年40岁、留着齐肩长发的菅正刚出生于日本横滨,毕业于明治大学,在学生时期组过乐队。毕业后,菅正刚迟迟找不到稳定工作,让菅义伟十分头疼。

2006年菅义伟任总务大臣时,将年仅25岁的菅正刚招入总务省,担任总务大臣秘书官,菅义伟给出的理由是“他不玩乐队了,成天无所事事”。但菅正刚只干了9个月就辞掉了这份“铁饭碗”工作,接着于2008年进入东北新社。值得关注的是,东北新社与菅义伟有着密切关系,曾为他提供过大量的政治资金。

《周刊文春》独家拍摄的照片显示,菅正刚将一张黄色出租车代金券送给吉田真人,似乎在讲解其使用须知;另一张是他在马路边将巧克力点心袋子送到汤本博信手中,对方微微鞠躬,眼睛笑成一条缝;而未戴口罩的秋本芳德左手拿着特产袋子,右手握着出租车代金券仔细研究。

日本首相长子“宴请”风波发酵,网友称“这个国家腐败透顶”,菅义伟支持率再创新低

日本首相长子“宴请”风波发酵,网友称“这个国家腐败透顶”,菅义伟支持率再创新低

日本首相长子“宴请”风波发酵,网友称“这个国家腐败透顶”,菅义伟支持率再创新低

总部位于东京的东北新社是一家影像制作公司,旗下拥有“Star频道”“围棋·象棋频道”“The Cinema”等卫星电视频道,其基础业务是卫星广播服务。而负责管理情报通信业务的总务省恰好掌握这些频道的许可权。

日本首相长子“宴请”风波发酵,网友称“这个国家腐败透顶”,菅义伟支持率再创新低

东北新社

总务省干部接受卫星广播公司的宴请,被认为违反了日本《国家公务员伦理法》。该法律自2000年实行,明文禁止公务员从利益相关人员处接受金钱和财物,也禁止接受打高尔夫或旅游等款待。如果公务员与利益相关者聚餐,只要人均消费超过1万日元(约合607元人民币),即使是AA制,也必须向公务员伦理监督官员报备。

死不承认的日本高官被录音“打脸”

丑闻曝出后,有关“以权谋私”“政商勾结”“涉嫌违规”等质疑席卷而来。

起初,菅义伟和涉事的总务省官员均以回避姿态应对。菅义伟在国会上被问及“是否违法”时表示,“总务省会认真处理”;面对“长子是否是通过关系进入该公司”的追问,他反驳说,菅正刚“是完全独立的人”,并表示对儿子宴请高官的事情一无所知;面对“与(首相)反对世袭的信条背道而驰”的指责,他以“我根本没想让儿子成为接班人”进行回避。

秋本芳德更是采取“装糊涂”策略。2月17日,他在国会上回应说,宴会是东北地区的老乡聚会,并不涉及私人利益。他还说,不记得谈话中是否涉及卫星广播服务的内容。

就在秋本芳德“狡辩”的当晚,《周刊文春》再度放出猛料,公开了去年12月20日六本木料理店内的一段录音,其中出现“这回卫星移动……BS(卫星放送)……”等字眼。据悉,该杂志记者伪装成客人,在餐厅角落录下了这段对话。

面对确凿的证据,在2月18日的总务省理事会上,秋本芳德承认一部分录音是自己的,但具体聊天内容“早就不记得了”。

日本首相长子“宴请”风波发酵,网友称“这个国家腐败透顶”,菅义伟支持率再创新低

《文春周刊》的报道

2月24日,《周刊文春》放出一段更为清晰的对话:“我送您一包笹锦米(东北知名大米)吧”“送米太麻烦,别送米”“那送您一箱樱桃吧”。这下,秋本芳德再也无从狡辩,只得承认说,“我可能有过相关言论”。

随着录音的公开,事态开始发生变化。在野党在攻击秋本芳德等人的同时,还追究总务大臣武田良太的责任。他在国会答辩中曾表示,饭局谈论的内容“与业务无关”。武田良太不得不因此向公众道歉,这让菅义伟的处境也变得艰难。

39次宴请花了3.68万元人民币

总务省的调查显示,2016年至2020年,共有13名官员接受了东北新社的39次宴请款待。接待多以联欢会和忘年会的名义进行,其中菅正刚参加了21次,涉案总额近60万日元(约合3.68万元人民币)。

这其中,秋本芳德被宴请的次数最多,达到7次;谷胁康彦自2018年以来被宴请了4次,总费用约为11.8万日元(约合7227元人民币),金额最高;宴请时任总务省审议官、现任内阁广报官的山田真贵子的人均费用高达7.4万日元(约合4491元人民币)。

日本首相长子“宴请”风波发酵,网友称“这个国家腐败透顶”,菅义伟支持率再创新低

现任日本政府内阁广报官山田真贵子

另有媒体爆料,菅正刚去年年底宴请的地点是一位民营电视台女主播家人开的高级料理店。永田町相关人士说:“官僚中有很多人喜欢女主播,可能大家都知道这是一家有名的店。”

了解内情的人士判断,宴请地点疑似富士电视台新闻主播三田友梨佳自家经营的高级料理店,名为“玄冶店滨田家”。这是一家米其林二星餐厅,位于东京都中央区日本桥附近。料理店为传统日式庭院风格,有精致的怀石料理,搭配艺伎表演。三田友梨佳偶尔也会出现在店里。

晚餐价格在不包含20%服务费和10%的消费税的情况下,人均价格为3万至5万日元。菅正刚当天所选的单人套餐价格为4.7151万日元(约合2864元人民币)。

2月24日,总务省根据国家公务员伦理规定的相关条款,并经人事院国家公务员伦理审查会认可,对谷胁康彦等11人作出降薪、警告等惩戒处分,不包括1名只参加了余兴小聚会等活动的官员。已调离总务省、现任内阁广报官的山田真贵子,以自行退还70.5万日元的处理方式以示惩戒。

日本首相长子“宴请”风波发酵,网友称“这个国家腐败透顶”,菅义伟支持率再创新低

谷胁康彦和吉田真人

受这一事件的影响,总务大臣武田良太也做出了自我处罚,愿自行退还3个月的工资,而总务省次官黑田武一郎也受到了严重警告处分。

东北新社方面也对此事件表态称,由于该公司部分干部的行为,在新冠疫情期间给国会审议带来混乱,深表歉意,并称将在调查研究后对公司内部相关人员作出严正处分。自始至终,菅正刚都否认有过任何不当行为。

对于上述处罚结果,日本网友并不认可:“对于如此容易理解的行贿案,为何不逮捕菅正刚?该如何处理首相的儿子?”“如果每人都接受7万日元以上的款待,不就相当于受贿么?”“这个国家真是腐败透顶了!”

曾担任过外务省事务次官的薮中三十二评论道:“日本政界至今还残留着20年前招待官僚的风气,令人震惊。”

日本官商勾结在上世纪90年代达到过极致。上世纪90年代末,日本银行家在东京新宿的“无内裤火锅店”内招待大藏省(现财务省)官僚一事被媒体曝光,“无内裤火锅店”一词成为官商勾结的象征。日本为此制定了相关法律,用以限制公务员与利益攸关企业之间的接触。

一个月内,菅义伟道歉了四次

上台五个月来,菅义伟的首相之路可谓麻烦不断。

刚上任时,他由于拒绝任命日本学术会议推荐的6名学者(因为他们反对安保法案)为下任会员而触怒学术界,被批“侵犯学术自由”。执政刚满月时,其支持率一度下滑七个百分点。

疫情期间,他强力推行“go to travel”等刺激旅游措施,却让日本疫情再次反弹,从而不得不再度宣布进入紧急状态。他敦促民众避免多人聚餐,自己却在东京参加两场聚餐,被批不能以身作则。

而当前首相安倍晋三“赏樱会”风波再起,作为前官房长官的他也被再度拖下水;更别提近来东京奥组委主席森喜朗因歧视女性言论被临时换帅,给东京奥运会再添不安因素。

日本首相长子“宴请”风波发酵,网友称“这个国家腐败透顶”,菅义伟支持率再创新低

菅义伟道歉

菅义伟当选首相时曾称:“为了国民,要成为一届勤劳的内阁”。上台后,他也一直在兑现承诺,拼了老命工作。

据《日本经济新闻》统计,菅义伟上任一个月内和阁僚及省厅干部会面超过115次,接见民间人士近70人,日程比前任首相安倍更为密集。即便在周末、假日也是加班模式。

防疫政策上,他要求厚生劳动省提升检测能力、扩大检测范围;应对少子化方面,他计划向部分新婚夫妇发放60万日元补贴;此外他还设立了数字改革大臣,为数字厅招募人才。

然而,如此卖命的菅义伟却未能获得民心。去年9月刚上台时,他的支持率最高时达到74%,居历史第三位;但仅仅两个月便下跌至56%,今年1月更是降至33%。日本《朝日新闻》2月中旬发布的最新民调显示,菅内阁的支持率维持在34%左右。

仅仅这一个月,菅义伟就道歉了四回。1月26日,他因所属自民党高官无视防疫规定出入俱乐部而公开道歉;同日,又因疫情医疗服务不充足向国民道歉;2月1日,自民党的联盟党公明党代理总干事被曝出无视政府政策,在公共场所饮酒至深夜,他不得不出面道歉。这一次,为了自己的儿子,菅义伟再度低头道歉。

此次“违规宴请”一事被曝光,也让日本政治落后的一面被暴露出来。

“自民党曾是洞察时代潮流、提出新政策的角色,但自上任安倍政权开始,几乎看不到该党在政策上的创新。”《朝日新闻》网络评论版“WEBRONZA”发文称,菅义伟政权在政务数字化方面推进艰难、应对全球变暖对策迟钝,都远远落后于世界;在财政和社会保障改革等政策方面,不少议员对首相的决策也是不满的。

“但在自民党‘一强独大’的情况下,大部分政治家难以对首相或总裁存在的问题作出明确表态。”文章总结说。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ranslate »
You cannot copy content of this page
Social Media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