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毅喊話中美合作,拜登卻要在這3個領域與中國激烈競爭

王毅喊話中美合作,拜登卻要在這3個領域與中國激烈競爭
332

王毅喊話中美合作,拜登卻要在這3個領域與中國激烈競爭

王毅國委兼外長發表主旨演講

王毅喊話中美合作,拜登卻要在這3個領域與中國激烈競爭

拜登:中美是激烈競爭而非合作

「一個有禮貌的紳士,絕不會把自己的刀叉伸到別人的盤子裡。」

2月22日,國務委員兼外交部長王毅在出席「對話合作,管控分歧——推動中美關係重回正軌」藍廳論壇開幕式並發表致辭時,用如此的比喻來強調中美之間需要「相互尊重,不干涉彼此內政」。在兩國關係處於十字路口、面臨機會與挑戰的當下,雙方都保持着審慎的態度。王毅在22日講話的前半部分重點闡述了五點,即中國是始終堅持並發展人民民主的國家、是始終保護並促進人權發展的國家、是始終珍惜和捍衛世界和平的國家、是始終倡導和踐行合作共贏的國家、是始終奉行和維護多邊主義的國家。

在這之後,王毅就推動中美關係重回正軌提出四點建議:相互尊重,不干涉彼此內政;加強對話,妥善管控矛盾分歧;相向而行,重啟兩國互利合作;掃除障礙,恢復中美各領域交流。同為四點,王毅提出的建議與此前中方一個月內兩次涉美談話中的內容均相互契合。2月2日,楊潔篪在北京同美國美中關係全國委員會舉行視頻對話時強調,中美關係應從以下四方面作出努力:一是正確認識看待中國;二是恢復正常交往;三是妥善處理矛盾分歧;四是開展互利合作。樂玉成1月28日在闡述中美關係時也提出對中美關係發展的四點期待:Respect(相互尊重)、Reversal(撥亂反正)、Renewal(重開合作)、Responsibility(責任擔當)。

縱觀王毅此次講話全文,14次提及「合作」一詞,然而全文沒有出現哪怕一次「競爭」的表述。相較之下,美方參與22日藍廳論壇的發言嘉賓則言必稱「競爭」,而「競爭」也是拜登政府這段時間對華關係表述上的核心詞彙。2月4日,拜登在美國務院發表首次外交政策演講,將中國稱為「重要競爭對手」;2月7日,拜登在接受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專訪時就提出「中美之間會出現激烈的競爭」;2月19日,拜登又在出席慕尼黑安全會議時向其盟友說必須做好「與中國長期戰略競爭」的準備。

王毅喊話中美合作,拜登卻要在這3個領域與中國激烈競爭

論壇當天,白宮被問及對此有何回應時重申,美中關係是激烈的競爭關係。白宮發言人普薩基說道:「我認為,正如我們在總統與習近平主席通話時所說的那樣,我們認為與中國的關係是激烈的競爭關係。我們希望以一種有實力的立場來應對這種關係,這意味着與我們的合作夥伴和世界各地的盟友,歐洲盟友以及那一地區的其他合作夥伴密切合作。還與國會中的民主黨和共和黨人在一起。這也意味着我們要在國內工作,要專注於在國內工作,以確保我們從有實力的立場上實現目標。」

王毅喊話中美合作,拜登卻要在這3個領域與中國激烈競爭

拜登政府將在哪些領域

與中國展開「激烈的競爭」?

首先,在對華貿易問題上,拜登政府目前正對包括中美經貿協議在內的特朗普政府簽署的對外協定進行全面重審,仍將保持對華貿易施壓,但也會改變特朗普時期「無下限」使用關稅武器的做法,代之以多元、理性的制衡手段。拜登政府會積極推進貿易執法,關注貿易補貼、傾銷、技術轉讓等問題,並可能以這些問題作為中美經貿談判的優先議題。拜登還將在國際上聯合盟友,加快推進旨在更新國際經貿規則的談判。可以推斷,拜登任內的中美貿易摩擦將是一場「規則的競賽」,而不完全是「關稅的比拼」,具體也將更多調動盟友國家的配合,而非單純依賴「單邊主義跑道」。

第二,在對華科技戰略上,拜登政府將會推動中美科技「脫鈎」的「精準化」。2020年11月,美國國會眾議院中美科技關係專家小組發表《如何應對中國的挑戰:美國的技術競爭新戰略》報告,提出了「小院高牆」的精準策略,即美國需要釐清自己與國家安全直接相關的特定技術領域(即「小院」),並劃定適當的戰略邊界(即「高牆」),在謹防中國技術趕超的同時,確保把美國可能遭受的損失降到最低。而此前,2020年10月美國國務院發布的《關鍵與新興技術國家戰略》明確列出了20項「關鍵與新興技術」清單。美國目前已針對中國採取限制投資、管制出口的方式,拜登政府有可能使用「供應鏈排除」這一手段,即保證關鍵產品的供應鏈由美國及其盟友全權提供,中國對此可能需有足夠準備。

第三,在氣候和環境領域,儘管中美存在合作空間,拜登任內一定會在多邊舞台上強調氣候領域的義務「對等」,迫使中國承擔更多實際減排責任。拜登政府將會在氣候環境問題領域主推形成硬性執行機制,並配合貿易手段牽制中國。美國有可能推動關稅與減排掛鈎,這會使碳關稅成為中美在「301關稅」之外產生直接摩擦的又一重要領域。拜登政府也會在碳出口補貼問題上向中國施壓,以化石燃料「過度使用」為由壓制中國「一帶一路」倡議相關具體項目規劃。從一段時間以來美國對中概股企業的打壓趨勢看,今後在美上市中企被要求在氣候風險、氣體排放等方面披露信息的可能性增大,這將進一步增加中企在美運營難度。最後,拜登政府寄希望於把綠色發展的紅利留在國內,將會盡全力保護美國在清潔能源領域的國際市場占有份額,不可避免地要加劇中美兩國在清潔能源市場中的競爭,為中美關係增添變數。

王毅喊話中美合作,拜登卻要在這3個領域與中國激烈競爭

慫恿歐盟遏制中國,拜登能如願嗎?

拜登希望盟友站在自己一邊,慫恿歐洲盟國牽制中國,然而他真能如願嗎?

2月19日,在一年一度的慕尼黑安全會議上,拜登在視頻中說道:「你們知道,我們必須一起準備與中國進行長期戰略競爭。」

倘若拜登真的置身於巴伐利亞霍夫酒店的講台上,他也許會看到現場一些聽眾對此耷拉下肩膀的失望表情。

就在拜登隆重地重返世界舞台前夕,布魯塞爾的歐盟官員曾預示會有某種煩惱。一位官員說:「我們認為歐洲應該能夠有自己的一致意見……我們認為我們應該與中國接觸,而且不僅是談論中國,還要與中國對話。」

報道稱,拜登很可能不會無視一件不無諷刺意味的事情:當美國自己的「民主」在1月初國會大廈被圍攻期間遭受攻擊時,厭倦了尾隨美國的歐盟——他與中國「戰略競爭」時最需要的盟友——卻在與中國敲定一項貿易協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ranslate »
You cannot copy content of this page
Social Media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