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優先”作祟 歐洲訂單順延 非洲小國只得25劑……多國陷疫苗“爭奪戰”

“美國優先”作祟 歐洲訂單順延 非洲小國只得25劑……多國陷疫苗“爭奪戰”
317

全球新冠确诊病例破亿,这是人类的至暗时刻。全球都纷纷期待依靠疫苗走出黑暗。而欧美发达国家却利用资金优势,高价囤积甚至争夺疫苗,导致非洲等低收入国家疫苗“一剂难求”。

其中的一场疫苗“争夺战”就发生在刚“分手”不久的英国和欧盟之间。

近日,总部位于英国的药企阿斯利康公司宣布,削减此前向欧盟承诺的疫苗供应,引发欧盟的强烈不满。

22日,阿斯利康公司宣布,由于其位于欧洲的一处生产基地产能减少,一季度向欧盟的疫苗交付量将削减60%,由原定的8000万剂减少至3100万剂。而对于公司总部所在地英国,阿斯利康首席执行官表示,英国政府设定的到2月中旬为1500万人接种疫苗的目标仍会实现。

26日,阿斯利康公司为优先向英国供应疫苗的行为解释说,公司与英国政府签署的协议要比欧盟早三个月,但显然,这一说辞欧盟无法认同。

布鲁塞尔 欧盟委员会卫生和食品安全委员 基里亚基德斯:(阿斯利康公司)无法确保生产能力,这违反双方的协议内容和契约精神,我们拒绝所谓的“先到先得”的逻辑。

针对阿斯利康减量交付疫苗问题,一些欧盟成员国主张强势应对。意大利、波兰已经警告,可能将对阿斯利康采取法律行动。

另一方面,欧盟委员会25日表示,欧盟将设立新冠疫苗出口“透明机制”。按照这项机制,在欧盟地区生产新冠疫苗的药企向欧盟以外国家和地区出口疫苗,必须提前通告欧盟。

英国广播公司报道称,英国订购的辉瑞疫苗主要来自位于比利时的生产工厂,这项机制可能将影响辉瑞疫苗向英国的交付。

“美国优先”再次作祟 欧洲疫苗订单顺延

打响疫苗“争夺战”的还有美国和欧洲。

美国总统拜登1月26日表示,美国将再购买大量新冠疫苗,朝着为全民接种的目标迈进,并将这种补给称为“战时努力”。然而,美国目前已经是全球购买疫苗最多的国家之一,此前承诺给欧洲等国的疫苗,要么延迟交付,要么减量。

美国总统 拜登:这是“战时努力”。当我说“战时”的时候,人们可能会问 “战时”?是啊,已经有40万美国人死亡了。

拜登当天表示,美国政府将再购买2亿剂新冠疫苗以在今年夏天到位,从下周开始把每周发放860万剂疫苗的计划上调到1000万剂,足够让3亿美国人在夏末秋初前接种疫苗,这种疫苗的供给保障就是他所说的“战时努力”。

美国《华盛顿邮报》称,美国政府将从辉瑞公司和莫德纳公司各增购1亿剂疫苗,这使得美国疫苗的总供应量从4亿剂增加到6亿剂。

而美国前总统特朗去年12月就签署了一项政令,由于担心初始阶段新冠疫苗接种针剂不足,相关疫苗在开始出口之前,美国政府会把接种疫苗的优先权给予美国公民,之后再运往其他国家。

如今,美国疫苗增加的同时,美国药企曾承诺给欧洲国家的疫苗供应出现减少或延误。

欧盟成员国一个月前陆续启动新冠疫苗接种,辉瑞本月中旬以比利时一处生产厂调整疫苗产能为由,暂时减少向欧洲的疫苗交付量。

一些欧盟国家不得不调整疫苗接种计划。西班牙首都马德里大区27日宣布,由于新冠疫苗供应不足,将在未来15天内暂停第一剂新冠疫苗的接种工作。

欧盟多国对此强烈抗议,意大利政府已经向辉瑞发去正式警告信,要求辉瑞履行交付合同。

意大利新冠病毒应急委员会官员 阿尔库里:很不幸,本周我们从辉瑞接受的疫苗剂量降低了29%。我们被告知下周还会降低20%。这种延迟和减量还会继续。这是辉瑞单方面的决定,而且临时才通知我们。

此外,法国政府也表示,由于新冠疫苗延迟交付,法国可能会对辉瑞制药实施制裁。德国卫生部对辉瑞发出呼吁,要求其遵守在新冠肺炎疫苗交付量和日期方面的承诺。

以色列领先接种 巴勒斯坦“干等”

欧美发达国家竞相抢购疫苗,对其他国家获得疫苗造成了严重的冲击。发达国家民众还在犹豫要不要接种,其他一些国家民众却只能望眼欲穿。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的情况就是一个明显的例子。

2020年12月下旬,美国辉瑞公司新冠疫苗在以色列正式获批上市。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甚至表示,以色列或将成为第一个从新冠疫情阴霾中走出来的国家。

目前以色列日均接种新冠疫苗的能力维持在15万剂以上,目前已经有近280万人接种了疫苗。占以色列总人口850万的大约三分之一。

护士 米哈希:我很相信这款疫苗,这周我自己接种了第二针。

可即便疫苗接种速度领跑全球,以色列却因为一些做法受到多方批评。近日,以色列卫生部扔掉了数百万剂即将过期的疫苗,却不愿意为被占领地区约500万巴勒斯坦人接种。

联合国中东和平进程特别协调员 托尔·文内斯兰:联合国继续呼吁以色列,帮助被占领区的巴勒斯坦人满足优先需求,更广泛地提高新冠疫苗的使用率,这对两国政府控制疫情至关重要,也是国际法对以色列提出的义务。

长期以来,居住在被占领区的巴勒斯坦人不仅难以获得正常的医疗保健服务,还不被允许发展自己的医疗系统。因此新冠疫情期间,只能用捉襟见肘的资金向别国采购疫苗。

巴勒斯坦卫生部门27日宣布,将于2月中旬收到“首批”来自俄罗斯的新冠疫苗,而在此之前,他们能做的,只有等待。

“数”说全球新冠疫苗分配鸿沟

这种疫苗分配鸿沟不仅仅发生在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从全球范围看,新冠疫苗在高收入和低收入国家之间分配不均的现象都十分明显。

世卫组织近日公布的数据显示,全球已有约50个国家接种了总计约4000万剂新冠疫苗,其中大部分为高收入国家。

法新社27日的统计显示,以色列约31%的人口已经接种了至少一剂新冠疫苗,这一比例在英国约为10%,在美国约为6%。

由乐施会等多个国际组织联合成立的“人民疫苗联盟”数据显示,根据人口比例,加拿大的新冠疫苗订购量最大,足够为该国所有人口每人接种5次。

与此相对的是,全球有30个低收入和37个中低收入国家只能通过世卫组织主导的“新冠肺炎疫苗实施计划(COVAX)”获取疫苗,这些国家90%的人口在2021年年内无望接种。

英国经济学人智库27日发布的一份报告则显示,非洲、拉美和亚洲等地区至少有85个国家可能要到2023年才能获得足够规模的疫苗。

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就曾不点名地指出,非洲一个低收入国家至今只获得了25剂新冠疫苗。

多方警告“疫苗民族主义” 敦促勿囤积

疫苗被认为是遏制疫情大流行的希望。只有全球足够高比例的人口受到疫苗保护,才可能阻断病毒传播链。

因此,疫苗分配不仅决定了各国最脆弱人群能否尽快得到保护,也关系着全球何时能战胜疫情。

26日,多方再次敦促富裕国家不要过量囤积新冠疫苗。

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 谭德塞:富裕国家已经展开疫苗接种工作,而那些最不发达国家只能干看着、干等着。疫苗民族主义可能有助实现短期政治目标,但是支持疫苗公平分配才是符合各国利益的做法。如果不能实现疫苗公平分配,世界就处于灾难性的道德沦丧。

世卫组织非洲区域主任莫提上周表示,由于一些国家之间达成购买新冠疫苗的双边协议,大量囤积疫苗,推高了疫苗价格,这将大大影响非洲国家从疫情之中恢复。在非洲,几内亚是唯一向本国人提供新冠疫苗的低收入国家,而该国只有25人接种了疫苗。

世卫组织非洲区域主任 莫提:许多国家都渴望并决心尽快获得新冠疫苗,非洲国家对疫苗的问题表示担忧,同时希望富裕国家预先订购数百万剂疫苗的行为,不会对非洲获得疫苗造成不利影响。

此外,南非总统拉马福萨表示,一些国家的囤积行为根本不考虑其他那些最急需疫苗的国家,如此全球将无法摆脱病毒威胁。

(南 非)南非总统 拉马福萨:如果只有部分国家的民众接种了疫苗,而其他国家的民众没有接种的话,全球是无法摆脱病毒威胁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ranslate »
You cannot copy content of this page
Social Media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