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上台就不合?眾議院領袖“吃醋”:拜登心里中國第一美國最後,1000萬人還沒工作

剛上台就不合?眾議院領袖“吃醋”:拜登心里中國第一美國最後,1000萬人還沒工作
309

【南方+1月25日讯】据美国媒体报道,众议院少数党领袖、共和党众议员凯文·麦卡锡(KevinMcCarthy)表示,“拜登总统现在把中国放在首位,把美国放在最后。他造福的是我们的对手中国,而不是美国人民。

拜登在20日首次进入椭圆形办公室后,在几分钟内就签署了17项行政命令。这些命令推翻了特朗普政府的一些政策,涵盖了拜登在竞选活动中确定的优先项目,包括新冠肺炎大流行和气候变化等。这些命令包括停止Keystone石油管道项目,以及延长美国对巴黎气候协议的承诺。麦卡锡23日指出:“停止Keystone输油管道项目会削减工会工作,并且会伤害我们在加拿大最大的盟友。”他继续说:“我们降低的排放比任何国家都多,你可以把整个欧洲加起来。”

麦卡锡接着说:“拜登还不为美国提供新的就业机会。2020年4月,美国雇主裁员2050万人,创历史新高,失业率达到14.7%,为大萧条以来的最高水平,因为新冠肺炎大流行引发了一场前所未有的经济灾难。美国劳工部在1月早些时候发布的月度就业报告中说,2020年12月份失业率稳定在6.7%。”麦卡锡还提到拜登政府20日对驱逐非法移民问题发出100天“暂停”。驱逐的“暂停”意味着许多有刑事定罪和指控的非法移民不会在这个时限内被驱逐出境,新总统的一系列移民行动,扭转了前总统特朗普的许多政策。他接着说:“上届政府做到的是阻止非法移民,但是现在非法移民的人认为新总统正在欢迎他们。拜登总统居然不优先考虑把工作给1000多万失业的美国人。

专家认为,重返《巴黎协定》可在一定程度上修复美国的国家形象,符合拜登通过多边主义确立美国地位的策略。而且,气候变化是全球性的挑战和威胁,中美作为全球性大国和主要的碳排放国家也理应承担更多责任。事实上,气候变化影响和扰动生物圈的稳定,无论哪个国家都不能独善其身。麦卡锡认为,拜登签署的一系列行政命令是把中国摆在首要位置,而把美国摆在最后。

修正对华错误政策拜登不能白等

▲拜登1月20日正式就任美国总统

拜登正式就任美国第46任总统,他会否放下特朗普拉起的对华关系吊桥,尚存很大的疑问。

按照过去的传统,新政府上台都是内政优先,拜登也不例外,他已将抗疫与复苏美国经济列入最优先处理的两大事项。但当今的世界相互联系,相互影响,内政与外交很难截然分开,外交既是内政的延续,也是转嫁国内矛盾的一种手段。从这个意义上说,美国对华政策的调整应当成为美国政策的优先目标。尤其是疫情肆虐的今天,更需要中美两个大国共同应对,而不是各自为战。

在拜登举行就职典礼之际,美国25000名国民警卫队不得不进驻首都,防止国会山“106”事件重演,特朗普本人拒绝参加拜登的就职仪式,为美和平移交权力蒙上了浓重的阴影。与此同时,美国以纪念40万新冠肺炎患者死亡的方式为新总统的就职仪式拉开序幕,不能不是对美国的巨大嘲讽。

1月19日,美参议院就准内阁成员进行任职听证。中国无疑成为提问的一大焦点,“美国对华强硬”是两党的共识,也是美国当下的“政治正确”。无论是候任国务卿还是准国防部长,抑或是候任财政部长和准国家情报总监,他们无一例外地谈到中国。

▲美国候任国务卿布林肯19日在参议院出席提名听证会

西方媒体都在放大他们有关“中国挑战”或“中国威胁”的表述。在这样的场合,这些准内阁官员对华说几句狠话、以迎合反华议员的味口也是预料之中的事。但仔细辨识之后,还是能感受到这些人与特朗普政府阁员的微妙差异。至少布林肯并没有认为“中国是最大威胁”,而是停留在“中国是最大挑战”这个层面。

挑战与机遇相伴而生。当前的中美关系的确是挑战大于机遇。在特朗普政府的毒化之下,美国人对中国的好感度急剧下降,双方关系的民意基础遭到极大削弱。但把中美关系的恶化完全归咎于特朗普政府有失公允。其实在奥巴马政府的后期,中美关系随着“亚太再平衡战略”的推出、以及在南海等问题上的较量,双边关系已经处于从量变到质变的拐点。只不过特朗普上台,捅破了这层窗户纸,对中美关系的恶化起到了加速度的作用。

实践证明,中美两国的交恶不仅给世界带来了灾难,也给两国人民带来了巨大伤害。本世纪前两次美国发生的大危机因中美之间的合作,总算化险为夷。而新冠疫情恰恰在两国关系急剧恶化的时候不期而至,特朗普一开始就将抗疫问题政治化,让美国付出了痛苦的代价,最终也葬送了特他自己的政治生命。

美国对华强硬政策经历了这四年的固化、制度化和妖魔化,指望两国关系立即回暖无异于天方夜谭。但值得期待的是,这届政府都是奥巴马政府时期的老臣,将大大缩短新政府的磨合期;同时美国外交团队的成员经验丰富,对华认知相对清醒,多了一些确定性和可预见性。可以预料,未来美国对华政策的主基调将是竞争为主、合作为辅,冷色将是近期两国关系的底色。

▲特朗普20日离开白宫,登上“海军一号”直升机前曾挥起拳头

特朗普恋恋不舍地离开了白宫,现在到了盖棺论定的时候。虽然特朗普声称自己是几十年以来唯一没有发动战争的总统。不错,就热战而言,他只在2018年底下令对叙利亚发射了59枚导弹,但是特朗普对华发动的“新冷战”,对第二大经济体实行全面遏制,从政治、经济、科技、人文交流等方面进行与华进行全面“脱钩”,对世界造成的破坏不亚于一场热战。尤其是将中美关系上升到白种人与黄种人之间的文明冲突,更是突破了国与国之间相处的底线。

在大选初期,拜登曾表示,“中国不是威胁,更谈不上偷吃美国午餐的问题”,但他的讲话不仅遭到了共和党的批评,而且也遇到了党内的挑战,后来他拜登改口称,“中国是美国的主要威胁”。但在其当选后,又一次回调了自己的观点,认为“俄罗斯是美国最大威胁,而中国是最大的竞争对手”。

中美之间存在竞争并不可怕,关键是将把两国的竞争纳入良性轨道,决不能搞 “走美国的人路,让别人无路可走”那一套。前几天,中国公布了2020年GDP达101多万亿人民币(约15.6万亿美元),而美国内生产总值将在2019年的21.7万亿美元的基础上收缩3.6%左右,这意味着中国的GDP将达美国的73%左右,这是二战以来两个大国之间实力最接近的一次。无论是美对苏开启的冷战,还是美国上世纪80年代初对日本的打压,这两个国家的GDP当时只有不到美国的40%。

中美实力的进一步走近,这是美国不得不面对的客观现实。正像国安会印太事务首席协调员坎贝尔所言,美国的对华政策目标不可能以打垮中国为目标,必须思考与中国和平共处的问题。如果拜登对华政策的理论出发点基于这一事实,我们有理由对未来中美关系不必太过悲观。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ranslate »
You cannot copy content of this page
Social Media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