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麽中國能承擔新冠患者的醫療費用,美國卻不行?

為什麽中國能承擔新冠患者的醫療費用,美國卻不行?
403

截至2020年12月19日09时,美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达17825490例,死亡病例达320186例。尽管美国已经开始进行新冠疫苗的接种工作,但美国多项疫情数据仍居高不下。此外,美国住院病例已经连续14天达到新高,多地医院不堪重负。在疫情严重的加利福尼亚州,重症监控病房容量仅剩3%。

根据美国劳工部公布的数据显示,本周首次申领失业救济金的人数达到885000人,升至三个月来的最高水平。在申领失业救济金的人数屡次达到新高的同时,曾感染过新冠肺炎的患者还会收到高达数万美元的账单。根据目前疾病治疗数据的对比,美国新冠人均治疗费用约60万人民币,而中国的治疗费用为2.3万,并且治愈率更高。

人们往往对美国的医疗保健系统有个假设,他们天真的以为美国拥有一个健全的公共卫生体系。事实上,它只是个以盈利为目的的医疗保健系统。把钱持续投入到一个并不健康的体系中,平常也许会保持运转,但在卫生事件发生后,这种体系甚至会成为恶化问题的一部分。

美国的私人医疗系统并不仅仅是指私人医生,也不是国有诊所、医院和专业服务。这意味着美国医疗保健的使命是照顾个人的个人紧急情况和医疗保健需求。在所谓的平常时期,个人紧急情况和公共卫生危机之间的医疗差异在一些人看来可能是抽象的。2020年大流行事件表明,这种区分直接影响到成本和结果,甚至关系到社会本身的运作。美国缺乏公共卫生体系,许多美国人甚至不知道公共卫生体系和个人健康治疗体系是截然不同的,更不用说理解它们的交集了。

在另一方面,中国保留了简单有效的的医疗模式,如无专利治疗方式,高效的药物销售渠道以及大众可及的专业化医学。在紧急情况下,卫生系统还会得到全国大规模的物资支持,这种模式可以协调的为国家利益进行动员。

中国正致力于通过积极的社会和经济管理来维护社会稳定。目标是充分就业和提高生活水平,以促进稳定和稳定,促进经济增长。另一方面,美国领导人故意将社会不安全感作为劳动纪律和社会控制的手段,导致社会两极分化。这种分化导致了美国人民互相排斥和选择性集中,所以美国全国动员的能力越来越差。

美国卫生系统由于缺乏公共监管,包括保险、制药和供应者行业在内的行业和政治利益之间的共谋更是缺乏监管。根据患者在这个结构中的位置,他们被视为普通的消费者。如果病人付不起钱,医生就会认为这是病人的问题,而不是给病人其他的选择。因为在相同的利润空间下,更昂贵的选择利润更大。个别病人想要低利润的手术不值得他们花费宝贵的时间。用经济眼光看待患者和巨大的社会不平等意味着许多医生与病人的现实完全脱节。遗憾的是,即使是面对如此大规模的卫生事件,这种结构仍未发生改变。

公共卫生从属于个人提供者,这与大流行控制存在根本的结构性矛盾。大流行控制需要进行统一、系统和全面的检测。当公共卫生当局将公众推荐给私营医疗服务提供者,后者根据提供者的利益进行个性化治疗测试时,无效和牟取暴利的反应是难以避免的。当公共卫生当局服从企业“灵活性”的需要时,即使那些检测呈阳性的人也会被带回工作场所。当数据和公共信息被奉为私有财产时,就不可能在医院、疗养院或其他提供者之间进行合理的协调,更重要的是在雇员或公民之间也不可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ranslate »
You cannot copy content of this page
Social Media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