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算來了?美國官員:特朗普下台可能會為個人利益出賣國家機密

清算來了?美國官員:特朗普下台可能會為個人利益出賣國家機密
222

 据《华盛顿邮报》10日报道,作为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选择性地披露高度机密的信息,用来攻击对手,获得政治优势,恐吓外国政府,在某些情况下危及美国的情报能力。

  而现任和前任官员以及分析人士表示,他们完全有理由担心,当成为“前总统”之后,特朗普还会这样做,从而给拜登政府带来罕见的国家安全困境。

  报道称,美国总统在卸任时,带走了他们藏在脑海中的国家机密,内容包括发射核武器的程序、情报收集能力、渗透进入外国政府内部的特工,以及先进武器系统的开发情况。

  有官员表示,从来没有哪一位总统需要担心他的前任可能会暴露国家秘密,但是拜登一定会对特朗普有这种担忧,因为特朗普不仅有泄密的“前科”,他还符合典型的反间谍风险的条件:

  他(特朗普)负债累累,对美国政府感到愤怒,尤其是他所描述的 “影子政府”的阴谋论,他说过有阴谋试图阻止他在2016年赢得大选,还为了剥夺他的连任权而进行非法活动。

  《总统的秘密之书》的作者、前中情局官员大卫·普瑞斯(David Priess)说:“任何心怀不满或受了委屈的人,都有泄露机密信息的风险,无论是现任还是前任官员。特朗普肯定符合这一特征。”

  作为美国总统,特朗普可以接触到政府的所有机密信息,并有权以任何理由解密和分享任何信息。在他离任后,他仍然可以获得其政府的机密记录。但是一旦拜登在1月宣誓就职,(特朗普)披露这些信息的法定权力就会消失。

  前情报官员、从事保护机密信息的安全系统方面的专家约翰·菲茨帕特里克(John Fitzpatrick)说:特朗普可能知道的信息种类包括特殊的军事能力、有关网络武器和间谍活动的细节、美国使用的卫星种类以及任何秘密行动的参数。

  特朗普还知道那些来自美国间谍和情报收集平台的信息,即使他没有准确地知道这些信息是如何获得的,也可能会暴露来源。

  据知情人士透露,在2017年的一次白宫椭圆形办公室会议上,特朗普告诉俄罗斯外长和驻美大使,美国从一个盟友那里获得了关于“伊斯兰国”极端组织威胁航空业的高度机密信息,危及到了消息来源。

  报道还称,通过吹嘘美国情报工作的能力,特朗普将情报人员置于危险之中。而在试图恐吓对手时,他也同样不小心。2019年8月,他在推特上发布了一张伊朗发射台的详细航拍图。这类照片是最高度保密的情报之一,因为它们可以揭示技术间谍能力的精确细节。

  利用公开的记录,“互联网侦探”能够根据特朗普披露的图像,确定是哪颗卫星拍摄的图像,并确定其轨道。专家们担心,特朗普的炫耀可能会导致他在集会上或在与外国对手的交锋中泄露秘密。

  专家们一致认为,特朗普下台后最大的风险是在信息发布时过于马虎。但他们不排除他(特朗普)可能会交易机密,也许是为了换取好处,讨好外国的潜在客户,或者报复他认为的敌人。特朗普卸任后,将面临大量债务,包括他个人担保的数亿美元贷款。

  就实际情况而言,拜登政府几乎无法阻止特朗普说出国家机密。前任总统离任时不会签署保密协议。

  作为总统,拜登可以拒绝向特朗普提供任何情报简报,而前任总统在与外国领导人会面,或应现任总统要求进行外交活动之前,都会收到这些简报。

  普瑞斯说:“我认为这一传统在特朗普身上结束了。出于礼貌,总统可能会请求前任提供一些坦率的建议。我不认为拜登会打电话给特朗普,谈论错综复杂的国家安全和情报问题。而且我不认为拜登会派他(特朗普)去任何地方充当外交使者。”

  报道称,最后一道防线是刑事起诉。美国《间谍法》被用来给披露了损害美国国家安全信息的现任和前任政府官员定罪,但它从未被用来对付前总统。

  但从2021年1月20日起,特朗普成为一名普通公民,他享有的刑事起诉豁免权也就消失了。

  《华盛顿邮报》另一篇报道称,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前代理局长安德鲁·麦凯布(Andrew McCabe)周二重申:FBI有充分的理由对特朗普是否在2016年的竞选活动中与俄罗斯密谋,以及后来对总统本人是否是反间谍威胁并试图阻碍这一调查展开调查。

  他说:“我们当时有很多理由相信,如果总统的一些行为是为了消除或停止针对俄罗斯活动的调查,那么总统本人可能会对国家安全构成威胁,他可能会采取妨碍司法的行为。”

  (编辑:GH)

  延伸阅读:

  特朗普下台后做什么?美媒已安排得明明白白

  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 程靖

  “不管我少赚了20亿美元,还是50亿美元,我都不在乎。我(当总统)是为了美国,为了美国人民。”

  2019年10月22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当天的内阁会议上“炫富”,称自己“弃商从政”后或多或少损失了数十亿美元的收入,但为了国家和人民的福祉,自己并不在乎。

  仅仅一年后,特朗普在2020年美国大选中被民主党候选人拜登击败。尽管特朗普和共和党盟友还没有接受败选的事实,但一些美媒已为特朗普预测好了下台后的职业道路:离开白宫,重返商场。

  (图/Associated Press)

  特朗普的“输不起”除了个性使然,更因为他面临着越来越严峻的财务压力:据《纽约时报》9月的调查报道,未来四年内,特朗普必须在最后期限前偿还他个人担保的超过3亿美元的贷款。另据《金融时报》估计,特朗普共有约9亿美元的房地产债务将在未来四年内到期。

  此外,美国国税局正在审计特朗普声称巨额亏损后申报的7000余万美元退税是否合法,若被判退税违规,他可能不得不额外支付超过1亿美元。

  特朗普的“担任总统使我亏损”之说或许不假:2017年上任以来,他的总资产缩水了10%;净资产在过去一年中减少了3亿美元,下降至27亿美元;今年以来的新冠疫情也使得他在全美甚至全球各地的许多房产暂停运营了几个月。

  或许在特朗普的话语体系里,担任总统像是一场“赔本买卖”,那么今天的败选将是“回本”的绝佳契机。如《纽约时报》所称,特朗普的财务状况从2015年起就已开始恶化,2016年竞选总统正是他希望重振个人“品牌”的时机。四年后,连任的赌局已眼看着要失败,特朗普将何去何从?

  特朗普房地产将甩开包袱,进行海外扩张?

  在美国国内,特朗普最赚钱的几个商业地产位于纽约和芝加哥,两地都是民主党支持者的阵地。在华盛顿,他的支持者和共和党盟友经常在特朗普旗下酒店聚集,但不知道他不再担任总统后,这种支持是否会继续。

  《纽约时报》指出,由于特朗普的名声两极分化,他在佛罗里达州拥有的多拉尔高尔夫球场近年来因为一些大公司和组织的抵触,举办会议的收入有所下降。今年的新冠疫情也给他的商业地产带来了不小打击。

  (图说:位于中央公园西的特朗普国际酒店是纽约唯一一家特朗普酒店,该酒店的商业空间2019年的收入在100万至500万美元之间。图/The New York Times)

  2017年,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后拒绝出售自己在家族企业特朗普房地产(The Trump Organisation)的股份,而是设立了新规则以避免以权谋私的嫌疑,尤其是海外业务。

  条款包括:将海外的酒店从当地政府获得的收益全数转交给美国财政部、雇佣一名道德官员审查特朗普的企业运营、就任总统期间企业放弃海外的新交易等等。

  设立这些新规则,是由于此前并无一位美国总统入主白宫时财务状况如此复杂。但无论如何,特朗普担任总统期间,特朗普房地产的海外业务的确没有再扩张,包括早已进行过商业考察的中国、哥伦比亚、巴西和土耳其的商业合作项目。2019年,特朗普房地产还搁置了一个经济型连锁酒店开发的新项目。

  (图说:土耳其伊斯坦布尔,一座冠名“特朗普”的大厦。图/The New York Times)

  但据报道,一些消息人士透露,由于不再受制于担任总统时的道德规范,特朗普房地产将重新开启酒店业和其他业务的谈判。而最快的“来钱方式”便是向商业地产项目出售特朗普的冠名权。

  由于特朗普在某些国家人气颇高,在这些国家建起或打造“特朗普大厦”是没什么风险的做法。据《纽约时报》估计,冠名商业地产每年至少能为特朗普带来50万-100万美元的收入。

  再度开启个人营销?

  “我用我的聪明才智、谈判技巧……把一切都解决了。”2004年,在录制第一期真人秀《学徒》时,特朗普向观众吹嘘了自己曾在企业出现财政危机时力挽狂澜,重新成为一个亿万富翁的故事。

  《学徒》播出后成为美国NBC电视台历史上收视率最高的节目之一。据报道,16年来特朗普通过《学徒》直接或间接地赚到了约4亿美元,包括节目中插播的广告、“特朗普”的冠名和广告,以及各种演讲等。

  (图说:特朗普与真人秀《学徒》的海报。图/Zuma Press)

  《纽约时报》认为,特朗普正是通过自己在真人秀中的“人设”出名,依靠名气和个人品牌来“变现”。尽管含着金钥匙出生于富商之家,但在《学徒》中,特朗普给自己打造了一个虚假的“白手起家,落魄时永不气馁的亿万富翁”的形象。

  真人秀播出后,特朗普的形象在美国家喻户晓,这种人设尤其能吸引不太富有的底层民众。在特朗普参与美国总统竞选时,他深谙商业之道、能够带领美国经济繁荣复兴的候选人形象,也为他争得了大量的基本盘。

  这也说明特朗普的经济实力大部分来源于名气,而非业务——《学徒》第一集播出几个月后,特朗普的税表就显示他的核心业务前一年亏损了8900万美元。此后几年的税收记录也显示,特朗普的赌场和高尔夫球场连年亏损。

  如今,特朗普或许能以坐拥8800万粉丝的推特“顶流”、美国前总统的名声来赚钱。而这一次回归荧幕,特朗普的身份可以不再限于职场竞赛中的企业家,而是拥有尖锐立场的政客。

  此外,作为前任总统,写书、演讲等赚钱机会也已在等着特朗普。刚刚当选美国总统的拜登曾自称为“国会里最穷的人”,但据《福布斯》报道,他在结束副总统任期后通过出书和巡回演讲,在过去三年中赚得了超过1700万美元,超过了他过去20年家庭收入的四分之三。

  但《纽约时报》指出,若特朗普想要在2024年再次竞选美国总统,或是伊万卡、小特朗普等子女未来想从政,一家人的政治抱负或会给特朗普的商业版图束上手脚,尤其是可能涉及利益冲突的海外产业——无论如何,不能给未来的政治对手“递刀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ranslate »
You cannot copy content of this page
Social Media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