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N:梅拉尼婭建議特朗普“接受失敗吧”

CNN:梅拉尼婭建議特朗普“接受失敗吧”
463

CNN称特朗普女婿劝其接受失败,特朗普竞选顾问:报道不实

来源:界面新闻

“这个故事不是真的,”特朗普竞选顾问杰森·米勒(Jason Miller)刚刚发推特回应称,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道不实。

此前,CNN援引消息人士的话报道,特朗普女婿贾里德·库什纳和美国第一夫人梅拉尼娅·特朗普已经加入到说服特朗普的队伍中。该人士向CNN透露,梅拉尼娅私下建议特朗普“是时候接受失败了”。

对此,米勒于当地时间周日(8日)在推特上写道:“考虑到多个州的选举结果尚未确定,还有一些州存在严重的投票违规行为,以及部分州的投票过程缺乏透明度,库什纳建议特朗普总统通过一切可行的法律手段来确保(计票)准确性。”

虽然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的官方结果还没有出来,但一些世界领导人和政治家已经向“当选总统”拜登表示了祝贺。当地时间周六(7日),拜登和他的竞选搭档哈里斯向全国发表了演讲,宣布拜登在总统竞选中获胜。

CNN:梅拉尼娅建议特朗普“接受失败吧”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道,消息人士称,美国第一夫人梅拉尼娅·特朗普加入了特朗普核心圈子中说服特朗普的行列。该人士向CNN透露,梅拉尼娅私下建议特朗普“是时候接受失败了”。(可凡)

相关新闻

官场情场都失意?前助理爆料:特朗普一卸任,梅拉尼娅就可能离婚

来源: 华观海

全球关注的美国大选算是大局已定,虽然还有几个州计票没有完成,但是拜登如今已经拿下290票,远超当选总统所需的270票,可以说是下任美国总统之位已经是其囊中之物。

不管多么不满,连任失败的特朗普最后也得乖乖交出权利,而且雪上加霜的是,特朗普不仅政坛失意,情场也得意不起来。

据《每日邮报》11月7日报道,前助手斯蒂芬妮·沃尔科夫(Stephanie Wolkoff)透露,一旦特朗普卸任总统,梅拉尼娅就会提出离婚,如今已经在算还有多少日子才能这段婚姻中解脱。

众所周知,2016年,特朗普赢得大选时,梅拉尼娅曾忍不住热泪盈眶,当时有朋友称:“她从未想过特朗普真的会赢。”

随后梅拉尼娅在纽约呆了5个月,才搬入白宫,当时总统夫妻的说辞是为儿子巴伦学业考虑。但是前助手斯蒂芬妮表示当时梅拉尼娅是在和特朗普就婚后协议所协商,希望儿子巴伦能拿到公平的遗产份额。她还爆料称特朗普夫妻在白宫分房睡。

前助手奥马罗萨·曼尼格特·纽曼(Omarosa Manigault Newman)声称特朗普夫妇的15年婚姻已经结束,并补充说:“梅拉尼娅每一分钟都在计数,等到特朗普离职,她就会离婚。

“如果梅拉尼娅在总统任职期间试图离开,特朗普会找办法惩罚她。”

据悉,特朗普曾与第二任妻子签订协议,她无法对特朗普发表批评,律师克里斯蒂娜·普雷维特(Christina Previte)表示梅拉尼娅也曾签署类似协议。

虽然大众一向觉得特朗普夫妻不和,但是两人之间也有温情时刻,之前,梅拉尼娅被美国媒体嘲讽口音蹩脚,特朗普随后公开护妻,称赞自己夫人时尚高贵又优雅。精彩弹幕,尽在客户端 

特朗普侄女:如果他要下台了,他会拉着大家一起“陪葬”的

特朗普拒绝承认拜登当选 表示将采取法律行动

当地时间7日, 拜登 率先获得270张选举人票,多家美媒预测他赢得 美国大选 。拜登方面发声明感谢 选民 信任,呼吁“是时候让美国团结并康复了”。但特朗普方面拒绝接受预测结果,称还有州需要重新计票,并承诺将采取 法律 行动,保证结果合法性。

美媒:特朗普无意邀请拜登到白宫,他“还在竞选”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11月8日消息,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特朗普没有在未来几天邀请拜登到白宫的计划。据报道,传统上,新任总统和卸任总统之间会举行椭圆形办公室会议。

报道称,特朗普经常提到他在2016年11月10日与奥巴马的会面。特朗普在声明中明确表示,他还在竞选中,所以“传统的过渡步骤”不会很快发生。

报道指出,尚不清楚机构和工作人员之间的过渡工作是否会进行。一位知情人士说,白宫尚未给出明确指示。

相关新闻

特朗普想打选举官司翻盘 能赢吗?

美国大选可谓是跌宕起伏,拜登逆转拿下两大关键摇摆州——威斯康星州与密歇根州,“蓝转红”,赢面加大。这也令特朗普竞选团队坐不住了,在多州提起诉讼,要求停止计票,甚至是重新计票;此外,更是多次强调存在“选票舞弊”。如果最后特朗普未能赢得连任,是否会将本次选票纠纷诉至最高法院?打选举官司,特朗普赢面有多大?为此,直新闻记者特别专访了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杨希雨,带来独家解读。

直新闻:美国大选出现反转,拜登拿下威斯康星州及密歇根州这两大关键摇摆州后,特朗普竞选团队便立即在密歇根州、宾夕法尼亚州、佐治亚州提起诉讼,要求停止计票。特朗普提出这种停止计票的诉讼是否合法合理,有什么目的?我们注意到,特朗普团队现已要求威斯康星州重新计票。那么重新计票之后,特朗普翻胜几率大吗?

杨希雨:首先关于停止计票是不是合法,应该可以说是一个具有争议性的问题。因为法律只是制定一些原则框架,不会具体制定到哪一个措施能做,哪一个措施不能做,所以这才有了律师,才有了法院。但是不管怎么讲,特朗普目前的起诉行为,至少没有直接对抗法律,所以他认为他的起诉是有理的。但合不合法就不知道了,至少他认为这是合理的。但是为什么要这么干呢?显然就是一个目的,就是为了要翻盘。

因为从目前的情况看,为什么要停止计票?因为到11月3日23:59,法定投票日结束、投票站关闭的时候,特朗普的票数是明显领先的。也就是说,如果不算邮寄投票,仅算到11月3日为止,特朗普明显应该就是赢了的,尤其在那几个摇摆州。虽然还没有达到270票,但如果从计票进程来看,特朗普应该是会赢的。因此,他也曾发推特说“有一个大的胜利”。

问题就在于,后续计算邮寄选票中,绝大部分票都流向了民主党,这个其实也是可以理解的。在美国有许多中下层、中低收入者,包括穷人,由于各种原因,他们不去投票站投票。但如果政府把选票直接寄到家里,你只需要在选票上写上你所选的人,画上圈、签上名,然后非常便捷地扔到邮筒里的话。那么这种便捷投票方式,显然就鼓励了穷人参加投票。而在美国政治格局当中,一般而言,倾向于民主党的中下层选民明显更多,所以这才出现了,随着邮寄选票计票工作的进行,拜登反超的趋势就越来越明显的情况。

目前威斯康星州和密歇根州的计票结果,恰恰也是因为原本特朗普的投票站的选票领先的局势,实际上是被邮寄选票翻转的。而这个趋势在另几个更为重要的摇摆州,尤其是最为重要的宾夕法尼亚州,也可能要重新上演。这就是为什么特朗普坚决要求停止计票。当然,他停止计票的行为,自然也遭到了民主党的坚决反对,所以特朗普竞选团队就希望通过法庭的判决,判处后续计票不算,只算到11月3日——即邮寄选票的很大一部分不算在内,仅仅算到投票截止日为止。

这场斗争的目的其实是计票范围的问题,结果其实是决定谁当选的问题。

重新计票其实有不同的方法。所谓“重新计票”,一种就是把所有的选票都算进来——把所有已经收到的邮寄选票和正在路上、即将到来的邮寄选票都算到一起,重新计票。那么这个方法,恐怕特朗普翻盘的机会比较小。就像我刚才所说,邮寄选票中大部分是明显倾向于民主党的。邮寄选票被记录的票数越多,那么特朗普翻盘几率可能就越低。

还有一个方法就是,只计算已经投完的票,比如截止到法定投票截止日(11月3日),那么这样,重新计票,特朗普就有可能会翻盘。但事实上,按照现有已经收到的选票来说,重新计票能不能翻盘不重要。

依据我的分析,特朗普要求重新计票的目的不仅是要算票数是否准确,更重要是在于能否找出假票、作弊票,等到那个时候,可能问题就更大了,特朗普竞选团队就会要求整个投票全作废。因为如果这里面有作弊、存在假票,那么整个投票纠纷,恐怕就会更复杂。所以我想,对于特朗普阵营而言,通过计票能不能翻盘不重要;通过计票,如果能够证实假票、废票特别多的话,那么特朗普翻盘机会可能就更大。

直新闻:特朗普一再攻击“邮寄选票”,与此同时,美国多地爆发“每票都要算”示威活动。“邮寄选票”为何成为斗争焦点?本次美国大选是否会进一步加剧美国的“撕裂”?

杨希雨: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首先,邮寄选票其实在大选没开始之前,就已是斗争的一个热点问题。这看似是一个技术问题,其实是一个非常关键的政治变数。因为我们都知道,通常采取邮寄选票的都是中下层和穷人,他们的政治倾向一般是倾向于民主党的。因此当邮寄选票这个做法,一被提出来,还没有真正落实的时候,就立即遭到了共和党候选人特朗普的反对。原因就在于,如果实行广泛的邮寄选票,会大大的提高投票率。而这投票率的增量部分,恐怕大部分都算是民主党的人,这是对共和党不利的。这也就是为什么在投票还没开始的时候,邮寄选票就已经遭到共和党的反对。

那么现在围绕着邮寄选票是不是应该计算进去,尤其是围绕着邮寄选票中是否有废票、作弊票、假票这个问题上,争论越来越激烈。这其实已经拉开了美国内政关于这次选举的新一轮内斗。因此我们现在看到的,其实是两场斗争。一场斗争是围绕着这场总统选举,谁的政策主张更适合代表美国。我们已经看到竞选活动,包括投票,是一个美国“向左转”还是“向右转”的一个争斗——一般形容民主党执政,美国将向左转;共和党执政,美国将向右转。这是美国两种方向、两种道路选择的斗争。还有一场斗争,是宪政制度乃至制度本身的规则安排的合理性和合规性的斗争,那么具体就体现在两党围绕邮寄选票的争斗,以及民众在这个问题上持支持立场还是反对立场的争斗。

围绕着总统选举——关于“谁最终能当上总统”这个问题,或迟或早、也许在很短时间内,就可以落下帷幕,尘埃落定。但实际上,围绕着这场宪政制度设计危机乃至社会“撕裂”引起的双方更加对立的摩擦和斗争,序幕才刚刚拉开。无论最后是谁入主白宫,其实那个人都是面临着一个更加“撕裂”、更加对立的美国。也就是说,这个总统只能代表“一半美国”,而“另一半美国”将是一个抗争的、不妥协的美国。因此,接下来美国将进入一个国内政治“撕裂”背景下的政治斗争以及国家转型的过程。

直新闻:目前看来,最有可能出现的情况,也许会是拜登获得270票对特朗普获得268票,加之两人在关键州的选情相差极小。您认为,这是否会出现类似于2000年小布什与戈尔的情况,将计票纠纷诉至最高法院?目前亲共和党的大法官在最高法院占优势,那么特朗普是否有机会通过打官司翻盘赢得选举?

杨希雨:首先,今年这场选举所引起的司法纠纷,远比2000年小布什跟戈尔的纠纷要复杂得多。这不仅仅是因为当年小布什跟戈尔争夺纠纷的焦点仅仅是一个州——而且是仅仅一个州的部分选票,也就是佛罗里达州。而这次双方(特朗普与拜登)的纠纷是涉及到好几个摇摆州且都是关键摇摆州,而更重要的在于涉及的选票数量特别多,是否每票都算,或者截止到什么时候算。这涉及的范围、涉及的方式远比2000年复杂。

第二,这场官司肯定会“闹”到最高法院,但问题在于这场官司的焦点,其实已经不是涉及到“保守主义”还是“自由主义”的问题。目前最高法院是“保守主义”倾向的大法官和“自由主义”倾向的大法官,6:3的一个格局。但是,选举纠纷本身是一个宪政问题,它不是一个“保守”还是“自由”的问题。

如果涉及到类似“枪支该不该控制”的官司,将其送到最高法院,那么“保守主义”的法官一般倾向肯定是不该控制,“自由主义”法官就会表示应该控制,那么这个官司肯定是“保守主义”赢。但是,一个宪政危机造成的官司,它的阵营分解,是很难靠共和党和民主党这样的“保守”和“自由”的派别来分野。比如,前不久北卡罗来纳州、宾夕法尼亚州,共和党人分别把选举投票官司告到了最高法院,最后最高法院的裁决居然出现了4:4的格局,这个就非常典型地反映了与“保守”、“自由”这种社会问题没有关系的司法关系到了最高法院的时候,6:3这个格局未必能够发挥关键性的影响,也未必出现6:3的投票结局。所以,特朗普把官司打到最高法院,这个是一定的。

但是,这并不涉及典型的“保守”还是“自由”主义的社会政策问题。这样一个司法官司,特朗普是不是会得到6:3的这种赢面,确实是非常不确定的。事实上,美国选举把美国带进了一个更大的不确定性当中。

(原标题:CNN:梅拉尼娅建议特朗普“接受失败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ranslate »
You cannot copy content of this page
Social Media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