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下大棋,為對抗中國,打算解散聯合國?

特朗普下大棋,為對抗中國,打算解散聯合國?
434

丁咚│特朗普下大棋,为对抗中国,打算解散联合国?

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

最近一篇美国打算退出联合国、组建新的国际联盟的文章,广为流传。

有鉴于美国总统特朗普此前退出不少国际组织或协定——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权理事会、世界卫生组织、巴黎气候协定、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等,再加上美中对抗变成国际关系新现实,都使这一传闻显得似乎就是板上钉钉的事。

然而,这一消息经不起认真推敲,纯属罗织事实、捕风捉影、主观推定的结果。

首先,它缺乏可靠的信息源。整篇文章从特朗普近期的一句话层层推导而出——他说他“正在下一盘很大的棋”,有这句话直接形成结论:某媒体据此认为,美国有可能退出联合国。

文章甚至煞有介事地“援引”白宫官员的消息说,特朗普正在考虑退出联合国,组建民主国家联盟;一些西方国家和盟国也同时退出;关闭联合国大厦;新组建民主国家联盟,仍然在联合国大厦办公;美国盟友都成为民主国家联盟成员;联合国仍然保持五个常任理事国,但将中华人民共和国改换为“中华民国”,彻底改变当前的国际机制和架构。

只能说,这段话既缺乏常识,又不合逻辑。

它所声称的特朗普政府考虑组建新的民主国家联盟是实,美国务院从蓬佩奥到史迪威都有具体阐述,但与此同时“退出联合国”却是想象的产物——没有任何可信的消息表明美国或者特朗普政府有此计划。

至于它说到一些西方国家和盟国也将退出,关闭联合国大厦,新组建的民主国家联盟仍在联合国大厦办公,美国盟友都成为新的民主国家联盟成员,甚至,台北取代北京,占据新的民主国家联盟五大国席位,等等,都是毫无根据的小说式虚构的“杰作”。

这就涉及到第二个重大问题及相互关联的若干问题:美国究竟会不会认真考虑退出联合国,并以新组建的民主国家联盟取而代之?它的西方盟友和伙伴会不会跟随它;台北会不会取代北京占据“五常”席位?

联合国是什么?是战后美国领导创建的世界秩序的最重要机制和象征,是美国战后国际领导权和影响力的主要载体之一,退出联合国,不排除会有那么些时候闪现在缺乏国际知识的特朗普脑海中,但在经过征询伙伴和专家意见并审慎思考后,这样的议题绝不会在白宫正式通过。

退出联合国,意味着美国对战后历史的彻底否定,特朗普政府屡次“退群”,但绝不应以此作为其将退出联合国的依据,特朗普直率、大胆但不鲁莽,只要是不利于美国的事,他就勇于纠错——频现于现实政治中;只要是有利于美国的事,他也敢于打破常规去做。

美国不是要破坏世界秩序,而是屡次强调维护基于规则的世界秩序;特朗普政府的行为有单边主义因素,但破坏多边主义并非其初衷,而且美国政治体制的主流也不允许其政府脱离多边主义轨道。美国在未来很长时间都要仰赖多边主义及其塑造的战后秩序,继续维护本国及其盟友的国家利益,而不是相反。

以联合国为主要载体的国际社会,总体上仍处于美国的牢牢掌控中,西方国家及其盟友在重大原则问题上会追随美国。特朗普政府确确实实在一些枝枝叶叶的国际机制上表现出了脱离的倾向和行动,然而在事关根本的国际机制上——如联合国,绝不会轻率从事。

特朗普所要做的不是要背弃战后世界秩序,不是要背弃国际规则,而是要在美国优先的旗帜下,对已经严重脱离美国利益要求的国际组织和协定,采取直接“退出”的办法,对不能有效实现美国利益的国际组织和协定,则是强调对其进行全面改革。最终,改善和加强对世界秩序的领导,更好地维护自身及盟友利益,是美国一切行动的归宿点。

另一方面,美国在全球的盟友和伙伴也不是铁板一块,对美国唯命是从、唯马首是瞻,特朗普要退出联合国,甚至解散联合国,首当其冲将受到其在欧洲的关键盟友英国和法国的反对,更不可能支持解散联合国。

同样的,特朗普政府规划成立的新的民主国家联盟主要针对的是亚洲对手,其立意并非是取代联合国,而是一个以印太为中心的组织,未来将很可能与联合国、北约并存,尽管其重要成员将有交叉。

其西方盟友及伙伴不大可能在同一时间集体加入,很可能是部分加入,部分反对,部分观望,其最终能否形成像北约那样的机构或者比其更为强大,要看美国的对手国家如何发展,如何与国际社会打交道。

顺便说一句,台湾可能在新的印太战略和民主国家联盟中扮演重要角色,然而在联合国取代北京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ranslate »
You cannot copy content of this page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