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和菅義偉的第一通電話,這三個細節信息量很大

特朗普和菅義偉的第一通電話,這三個細節信息量很大
397

一些看似很不经意的细节,其实透露出太多意味深长的信息。

表面看,说得很亲密,似乎很默契。

比如,两人都强调,要进一步加强美日同盟;特朗普还很客气,欢迎24小时随时打电话给他。

但排除掉一些外交的场面话,有些细节,却非常有意思。

细节里的秘密,就说三个吧。

细节一,谁的第一次?

人生的第一次,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国家的第一次,有时更具有特殊的含义。

比如,安倍。安倍打算辞职后,立刻打电话告诉外宾,第一个打的,就是特朗普。

既然美日关系这样亲密这样重要,那按照规矩,应该是特朗普和菅义伟第一时间通电话,菅义伟第一个电话,就应该打给特朗普;特朗普也是第一个和日本新首相通电话的外国领导人。

但现实呢?

在给特朗普打电话之前,菅义伟先跟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通了电话。

也就是说,菅义伟的第一次,不是打给特朗普的;特朗普,你是老二哦。

外交无小事,其中的微妙之处,大家可以仔细体会。

细节二,持续了多长时间?

看起来不长,按照菅义伟的说法,就25分钟。

特朗普不会说日文,菅义伟肯定也说不了英文,那扣掉翻译的时间,也就是两人寒暄了一会。

要知道,特朗普和普京通电话,一个小时都只是保底的。两人第一次赫尔辛基见面,原定35分钟,最后聊了两个多钟头,美方工作人员没办法,最后派第一夫人进去催促,两人还又谈了大半个钟头……

什么才是投缘的第一次?

哦,还要说的是,这次电话,还是日本方面主动提出来的。

但从25分钟的时长看,特朗普兴致不高,草草打发掉了。

细节三,究竟做了什么?

很多是场面话。比如,双方要加强美日同盟,确认各种合作,菅义伟还请美国帮助解决“绑架日本人”问题。

当然,还有一句话:两国首脑就“自由开放的印度太平洋”构想达成共识,并就中国问题交换了意见。

怎么说中国的,没有具体透露。但这两个人,不谈一下中国,显然也不正常,那估计25分钟都不用。

但我看到,日本共同社有这样两段话分析:

一方面,菅义伟向特朗普传达以日美同盟为基轴的意向;另一方面,菅义伟还表现出欲发展与中国的关系。

政府消息人士如此解说“菅外交”的特征:“将更加重视日中关系。与安倍外交的不同早晚会显现出来。”

简单总结一下:

谈到了中国,怎么谈的?没说!

时间很短,25分钟,很快就挂了。

不是菅义伟的第一次,特朗普,你是第二个哦。

很有意思的,打完这个电话,菅义伟似乎很有信心,说:此次会谈“感觉卓有成效,希望以此为契机,与各国首脑举行电话磋商并加深合作”。

也就是说,菅义伟得到了想得到的,接下来,他将打一圈电话,磋商+合作。

72岁的老秘书,素来老谋深算,应该也不是吃素的。

怎么看?

最后老规矩,简单三点总结一下。

第一,看来,确实不太投缘。

这就不需要多说了。特朗普显然更喜欢安倍的奉承、能来事,菅义伟,你显然差了一大截。而且,菅义伟你第一次居然给了澳大利亚,大统领难免心里有嘀咕。

另外,博尔顿曾说过,特朗普对日外交,最重要的,就是敲竹杠。这通礼节性电话,也不涉及钱,所以,大统领兴趣不高,电话也打得无精打采,更有意思的,甚至最喜欢的推特,提到没有提。

菅义伟,你要注意啊!

第二,对华外交是大问题。

美日毕竟是同盟,但日本也有小算盘,上任第一天,菅义伟就说:要以有效的日美同盟为基础……在推进自由开放的印太战略同时,与中俄等邻近国家构建稳定的关系。

请注意,美日同盟要“有效”、中俄等国关系要“稳定”。话里有话啊,难怪大统领不高兴呢。

所以,这次谈到了中国,但具体内容啥都没说。这个问题很敏感,日本也很小心,务实的菅义伟更是如此。

当然,我们听听就好,也别抱什么太高幻想。

第三,美日新波折在后面呢。

首要的,还是钱的问题。现在给驻日美军,日本每年上贡25亿美元,特朗普大手一挥,必须80亿美元。翻番还不够,日本很头疼。

更头疼的,可能还是贸易摩擦。不仅仅是美国敲竹杠的问题,关键还长臂管辖,贸易是日本生命线,这严重损害日本利益啊。

另外,必须要说,菅义伟还要多注意言行。比如,他上任后第一次讲话,谈到当前最紧迫的任务,脱口而出:“绝对要防止疫情像欧美各国那样的扩大……”

菅义伟啊菅义伟,欧洲你说说也罢了,你这样直接说美国,不是严重贬低美国了嘛?

要知道,大统领最在意这个了,还一直夸耀自己做得比欧洲比全世界都棒,你公然这样唱反调,很可能的,大统领已经很不高兴了……

延伸阅读

菅义伟第一个电话为什么打给了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

9月20日晚,新任日本首相菅义伟的首通电话打给了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此举引发政策界关注,其背后体现了菅义伟外交布局的什么深意呢?

通话中,双方就新冠疫情后建立一个自由开放的印度太平洋地区、乃至整个国际社会的繁荣稳定而加深合作达成“共识”,并一致同意进一步加强日澳双边关系,表明深化两国“特殊战略伙伴关系”的意愿。笔者认为,菅义伟此举是有意提升与澳大利亚的“准同盟关系”,在坚持安倍倡导的“印太构想”基础上,在周边外交中寻找更多“着力点”,以此作为“菅式外交”的新意和路径。

首先,这意味着日澳的防务合作关系会朝着更加紧密且制度化的方向发展。过往日澳首脑会谈主要涉及防务安全合作事宜,双方“考虑到朝鲜核与导弹开发以及中国海洋活动活跃”,突出强化日本自卫队与澳军实施联合演习及围绕防卫装备强化合作等事宜。此次菅义伟强调希望日澳在新冠疫情后“就建立一个自由开放的印度太平洋地区而加深合作”的倡议,重点在于强调日澳对于构建包括美国及印度在内的四国合作的重要性,以及增强在东海南海问题上的对华针对性。早在安倍时期就成为日澳首脑共识的《访问部队地位协定》(VFA)签署进程可能会加快。《访问部队地位协定》(VFA)是两国之间围绕军事合作提升所做出的特殊安排,主要为两国的军事人员和装备到合作国进行活动提供法律地位。若成功签署,两国因联合训练而在对方国家停留时,能顺利携带装备和弹药等物资入境,有望强化双方防卫合作的深度。

其次,这表明菅义伟力求构建美日澳“铁三角”关系,提升日本的亚太地缘战略控制力。近年来,日本以维护“亚太及世界和平与经济繁荣共同目标”的名义,积极构建基于共同价值观的“民主国家”政治及安全机制。在亚太地区海洋安全合作方面,日本加强与美国及其盟友的合作,遏制中国的海洋维权活动。日本、美国和澳大利亚三国防长定期举行亚太海洋安全会谈,就“南海问题”制定三国“共享信息和通过联合训练加强警戒监视”的防务合作行动计划,充当所谓“航行自由”“遵守国际规范”的捍卫者。日本着手构建与澳大利亚的“特殊战略伙伴关系”,通过外长防长磋商(2+2)机制与澳大利亚强化安全合作, 都有提升安倍提出的“自由开放的印度太平洋”构想的影响力和号召力的考虑。

再次,在特朗普强调“美国优先”,要求美国的盟友要自主防卫和分担责任的背景下,日澳接近有很强的动力。日本想借助澳大利亚落实战略构想以及在特定领域对抗中国,而澳大利亚想在西太平洋北部地区找到战略支点。随着美国在亚太地区影响力相对下降,日澳需要对亚太地区美国角色的重要性进行再确认,联手防止与美国的同盟关系“空洞化”。双方计划以日美、美澳同盟为基轴,促使三国意见沟通更加活跃。日澳两国认为应替美分担亚太“地区安全责任”,作为美国“战略性国际防卫合作”的重要盟友,要加快构建“准同盟”步伐。可以预见,被定位为“准同盟国”的日澳两国关系,未来将进一步深化“特别战略伙伴关系”。(作者是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所研究员)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ranslate »
You cannot copy content of this page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