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疫苗難產 特朗普发飆怒懟FDA:你們故意拖沓就是不想我連任

美國疫苗難產 特朗普发飆怒懟FDA:你們故意拖沓就是不想我連任
422

据美媒报道,周六(当地时间22日)清晨,美国总统特朗普怒发一条推文,声称食品及药物管理局(FDA)为阻碍自己连任,推迟了新冠疫苗和药物疗法的开发。

对于这一毫无根据的说法,药品制造商高层等人随即出面反驳,力挺FDA。

特朗普一清早就在推特上艾特FDA局长斯蒂芬·哈恩(Stephen Hahn),并写道:”‘深层政府’或是FDA内部的一些人,让制药公司难以找到人来测试疫苗和药物。显然,他们希望把疫苗发布推迟到11月3日以后,必须注重速度,拯救生命!”哈恩此前一再强调,该局致力于以科学为指导,而不是政治考虑。

“深层政府”(deep state),意为”隐藏的权力集团”,用来定义秘密控制美国政府政府、影响政策和决策的个人、公司等群体。

将特朗普视为”救世主”的美国极右翼阴谋论团体”QAnon”常使用的这一说法,认为”深层政府”是与民主党相连的既得利益集团。本月19日,特朗普还曾偏袒”QAnon”并指出,”虽然不太了解这一团体,但听说他们是热爱国家的人。”

特朗普煞有介事地向FDA发难,却没有任何证据来支撑。他这一”阴谋论”说法,也遭到药品制造商高层等人的反驳。

美国创新药物研发商阿尔尼拉姆制药公司(Alnylam Pharmaceuticals)首席执行官约翰·马拉格诺(John Maraganore)接受美媒STAT采访时指出,”新冠疫苗进行临床试验评估的过程中,政治必须远离,因为这会关系到公众是否信任(疫苗和药物开发),对结束这一流行病至关重要。”

美国生物技术创新组织(Biotechnology Innovation Organization, BIO)主席杰里米·莱文(Jeremy Levin)表示,当地开发”疫苗”等关键药物,正是有赖于FDA的独立严格审查、诚信以及科学的医疗能力,”这是FDA在国内外受到尊重的原因之一。”

BIO公共事务执行副总裁表示,”我们相信大家都在尽可能加速地采取行动,以确保疫苗或新疗法既安全又有效。”

曾在奥巴马政府期间担任FDA局长一职的玛格丽特·汉贝格(Margaret Hamburg)直言,总统对FDA发难并不奇怪,但这令人失望,也令人担忧。

曾在FDA专管医疗产品和烟草制品的副局长罗伯特·卡利夫(Robert Califf)也在一系列推文中多次强调,FDA的决定与政治无关。

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也抨击指责了特朗普,认为这是一个”过火”行为。她在推特上写道,”总统试图强行加入FDA的科学决策中,而这一危险企图,将危及所有美国人的健康和福祉。”

美媒指出,在病毒全球流行的大背景下,无论是疫苗开发还是临床试验患者招募,开展速度都”前所未有”。据悉,FDA暂定将于10月22日,安排专家小组审查新冠疫苗的申请。

事实上,科学家、公共卫生官员和立法者都表示担心,特朗普政府将在11月总统大选前向FDA施压,要求其批准上市一种新冠疫苗,”即使临床试验数据不支持其广泛应用。”

本周,FDA的生物制品评估和研究中心主任皮特·马克斯(Peter Marks)表示,如果不安全地注射疫苗,他将辞职。

“我不能袖手旁观,看到所发生的不安全或无效的事情而无动于衷。”马克斯说,他没有面临任何政治压力,FDA只能靠科学指导。”你必须决定你的红线在哪里,而那就是我的红线。如果碰触我的红线我将不得不辞职,因为这样做可以向美国公众表明出事了。”

他还表示,如果有人通过延期批准证明有效的疫苗来寻求政治利益,他也会同样反对。

相关推荐:

国产新冠疫苗接种者:针如发丝 打完第一晚浑身发热

【采访/观察者网苏新晨】 8月22日,在央视的《对话》节目中国家卫生健康委科技发展中心主任、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科研攻关组疫苗研发专班工作组组长郑忠伟表示,我国已于7月22日正式启动新冠疫苗的紧急使用。

截至目前,入组接种人数已超过2万人,并创造了多个全球第一;安全性非常好,有效性正在进一步观察中;入组速度好于预期,非常值得期待。

近期,国药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刘敬桢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候曾透露,一针疫苗剂量是4微克,打一针疫苗,保护率大概是97%,打两针疫苗,保护率能达到100%,新冠灭活疫苗上市后,价格预计几百块钱一针,如果打两针的话,价格应在1000块钱以内。

此前小范围开展新冠疫苗接种的消息在社交媒体上已经传播了一段时间,甚至有网友贴出了所在单位组织自愿接种的文件。围绕相关话题,观察者网连夜(22日)采访了一位现居北京自愿参与疫苗三期接种实验的女性受试者。

网络流传截图

秦心小姐表示参与接种也算是为抗疫做出了自己的贡献,受试全过程没有特殊的不适感,只有接种第一晚睡觉会觉得有点热。

秦心小姐(以下简称“秦”)供职于一家中央直属金融银行机构,归国留学生,从美国归国刚刚一年。以下是采访实录。

观察者网(以下简称“观”):没想到回国后的第一次聊天是采访, 更没有想到你所在的国有金融机构成了第一批组织志愿接种的单位。

秦:是的,我第一次看到公司微信区里的公告还以为是看错了群。

观:请问你是哪天接种的疫苗?是上门给你们接种还是集体去医疗机构呢?

秦:就是上周五(8月14日)接种的,有车集体带我们去的亦庄,具体的地方我就不方便透露了。

观:你觉得为什么会首批选你们公司呢?你自己又是怎么自愿参与了接种呢?

秦:据我所知,第一批自愿接种的单位都是相对员工数量没有那么多的单位。然后我们单位有大量的海外资产与项目在运作,需要人员出入疫区。我想这就是我们单位被选中的原因吧。至于我个人,也没有想太多,就是觉得迟早都是要接种的,现在接种也算是为抗疫出一份力吧。

观:接种前需要体检吗?

秦:会大概量下血压,问一些平时到医院看病都会问的事项,没有很特殊的体检项目。只有两类人是明确不能参与接种,18岁以下与孕妇。

观:接种过程里有什么给你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吗?

秦:有的,我第一次见那么细的注射器针头,细的和头发丝一样。可能是因为足够细吧,完全没有感到刺痛感,一开始我还以为没有针头,认真看才发现针头这么细。

观:接种后有什么主观感受上的不良反应吗?

秦:没有,只有第一晚会感觉人比较热,盖不住被子,第二天就恢复正常了。这个感觉和我去拉萨旅游的第一晚很像,莫名其妙的感觉特别热。

观:看来有点反应,但是没有不适。接种完后有什么特殊的医嘱吗?

秦:我感觉是没有,就说了不要吃辣的、油的之类的,基本上就和感冒去医院医生说的一样,没有特殊的嘱咐。

观:你们单位有多少人接种了知道吗?比例高不高?

秦:我也是刚刚才知道我们部门一共27个人,8个人自愿接种了疫苗。这个比例比我想象的高很多,平时没看出来大家还是勇敢的。哈哈哈哈

观:看来大家对国产疫苗的信心还是比较足的。

秦:是的,毕竟三期了,之前还有新闻说部队会先试用,我觉得国家敢让普通人接种,肯定副作用大不到哪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ranslate »
You cannot copy content of this page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
%d bloggers like this: